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野狐禅》之七:吕碧城与秋瑾

2011-4-19 16:07:00 阅读5757 评论16 192011/04 Apr19

 

吕碧城与秋瑾

 

近代吕碧城真称得上是一个神秘人物。她的身世,她的经历,她的思想和结局,在很大程度上,都称得上是一个谜。同样,吕碧城与“鉴湖女侠”秋瑾之间的交往,同样也是扑朔迷离。

 

吕碧城在天津少年成名时,秋瑾其中正跟丈夫王子芳住在北京。丈夫在清廷度支部,也就是以前的户部谋差,秋瑾无事时则读读书,写写诗练练字什么的。也就是在那段日子,秋瑾认识了丈夫同事的妻子吴芝瑛。吴芝瑛是吴汝伦的侄女,安徽桐城人,出身书香门第,博览全书。在吴芝瑛的家中,秋瑾接触到大量进步书籍和报刊,思想上也越来越趋向于革命,行动也越

作者  | 2011-4-19 16:07:00 | 阅读(5757) |评论(16) | 阅读全文>>

《野狐禅》之五:宋教仁之死

2011-3-23 14:49:00 阅读4456 评论3 232011/03 Mar23

 

宋教仁之死

 

中国的历史研究者中,历来是笨人比聪明人多得多。历史研究要花无穷无尽的笨工夫笨手段去读枯燥无味的书,寒灯枯坐,地老天荒,聪明人往往避之不及,都跑去读商学院去了;剩下几个浮躁点的,也去学外语搞艺术去了。也因此,研究历史的地方往往是笨人扎堆,一个比一个笨,一个比一个迂腐,很少有人有良好大局观的,只是一味求小、求偏、求证,对于世事人心一概忽略。其实历史就是曾经活过的现实,一个人,如果不懂人情世故,不懂现实生活,他了解的,就一定不是活生生的历史,只会是字里行间的某个片段。

 

有一个例子似乎可以拿来

作者  | 2011-3-23 14:49:00 | 阅读(4456) |评论(3) | 阅读全文>>

《野狐禅》之四:张爱玲与杀猪

2011-3-15 15:18:00 阅读4111 评论1 152011/03 Mar15

 

 

张爱玲与杀猪

 

张爱玲最近被发现的《异乡记》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总共只有三万字,也搞成了一本书,写的还是那一段人皆共知的“胡张恋”:抗战结束了,胡兰成跑了,张爱玲去浙南的乡下去找他。这半本书,写的就是张爱玲当年找胡兰成时的一点见闻。因为没有结尾,看的也不知所云。不过张爱玲的文字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对于一些事物的描写,仿佛有着“神觉”似的,比如这一段对于乡下杀猪的描写,在我看来,是所有写杀猪的最传神的:

 

……忽然,它大叫起来——有人去拉它的后腿。叫着叫着,越发多两个人去

作者  | 2011-3-15 15:18:00 | 阅读(4111) |评论(1) | 阅读全文>>

《野狐禅》之一:吕碧城的秘密

2011-3-1 10:34:00 阅读3731 评论0 12011/03 Mar1

 

吕碧城的秘密

 
《野狐禅》之一:吕碧城的秘密 - 赵焰 - 赵焰的博客


近代女词人吕碧城是我的乡贤,安徽旌德人。我刚工作时去过旌德庙首的吕家大屋,那屋真大,总共有几十间,黑漆漆阴森森的,像是栖着无数幽灵的中世纪古堡。我在里面走得晕头转向,一直担心自己会变成一只黑蝙蝠。后来我参观歙县郑村的汪氏大屋,虽然号称是徽州“第一老宅”,但我觉得要比吕家大屋小。按理说吕碧城的父亲吕凤歧也就是一个山西学政之类的厅级干部,怎么会有如此的钱财?我当时想不通,现在仍没有想通。

吕碧城的母亲不是正房,是继室,嫁给吕风歧后生了四个女儿。吕碧城排行老三。吕碧城出生在山西,小时候曾经在庙首呆过一段时间,对于家乡的一切,记忆犹深。她以后写的好几首词,都可以看出皖南的影子。这是别话,不提。

 

吕碧城小小年纪时,她的父亲吕凤歧就死了,也因此,吕碧城后来的成功,与父亲显然无关。吕碧城的一夜成名,现在看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英敛之——吕碧城16岁那一年,在天津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大公报》的老板英敛之。英敛之对这个漂亮的女文

作者  | 2011-3-1 10:34:00 | 阅读(3731) |评论(0) | 阅读全文>>

连接昨天与今天的历史叙述——读《晚清出了袁世凯》

2011-2-16 11:27:00 阅读3710 评论0 162011/02 Feb16

 作者  凌琪

 

 袁世凯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当我还在70年代的学校大院里流着鼻涕奔跑的时候,广播站的大喇叭总是喊“袁世凯”,情绪指数类似平壤电视台播音员,每一次声讨,都像在一个铁板钉钉的坏名字上再敲一榔头。不知啥时起,“袁世凯”成了一个调皮小伙伴的绰号。现在想起,真是小子何德,竟然匹配得袁大总统一世枭雄的英名?

 

儿时的记忆强化了我对意大利历史学家克罗齐名言的理解,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尤其是晚清历史,民国历史。死人与活人的距离越近,越是连着筋骨带着皮。当然,也不一定,记得大喇叭也骂孔老二,赞美秦始皇。

 

辛亥革命转瞬百年,有意无意

作者  | 2011-2-16 11:27:00 | 阅读(37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在电影的世界中成长

2011-1-25 10:12:00 阅读3923 评论1 252011/01 Jan25

在电影的世界中成长 - 赵焰 - 赵焰的博客

 

在电影的世界中成长

 

赵焰

 

 

       细细地想起来,就人生的每一个阶段而言,都是充满机缘的。如果以一种旁观者的目光冷静观察,并且细致思考,你就会发现,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暗地里指点迷津。譬如1992年以后,对于我来说,家庭之舟扬帆起锚,结婚生子,忙乱的同时,仿佛人生目标顿失,困惑和忧伤也不由自主地浮出水面。正当我对人生的走向和归宿陷入一种狐疑时,电影适时地出现了——一个偶然的机会,当我在夜深人静的单位值班室一个人看完好莱坞电影录像带《幽灵》(也译《人鬼情未了》),黑暗中的我,竟忧伤地流下了眼泪。

 

       这样的电影如此触及灵魂——自

作者  | 2011-1-25 10:12:00 | 阅读(3923) |评论(1) | 阅读全文>>

历史风云破空而来

2011-1-21 9:14:00 阅读3683 评论1 212011/01 Jan21

历史风云破空而来

 

——读赵焰的《在淮河边上讲中国历史》

 

李学军

 

  在古诗中,常以“淮上”泛指淮河之滨地区。例如,唐王维的“江城下枫叶,淮上闻秋砧。”南唐李中的“月生淮上云初散,家在江南梦去迷。”以及宋梅尧臣“淮上一相遇,忆在京都时”等诗句。淮河之滨,犹如一座广袤的历史舞台,千百年来,许许多多的英雄豪杰,这方唱罢,那方登场,没有人能够说得清,这里曾经演绎了多少令人难忘的故事。历史宛如奔流不息的长河,滚滚向前,一去不再。而每一条河流都流淌着属于自己的历史记忆,更多的时候,这些记忆仿佛风过无痕、雁过无声,悄悄地飘落于岁月的尘

作者  | 2011-1-21 9:14:00 | 阅读(3683) |评论(1) | 阅读全文>>

左手新闻,右手文章

2011-1-5 18:03:00 阅读941 评论3 52011/01 Jan5

左手新闻,右手文章

 

赵焰

 

 

我一向对于胸有韬略者心存崇敬,比如曹操,比如辛弃疾,又比如王阳明、曾国藩,乱世之中,一手金戈铁马,一手诗书文章,如此从容淡定,非得大气磅礴之人才是。又比如西南联大的那些教授们,兵荒马乱之中,仍不舍自己的使命,坚定不移地沉湎于书斋石匮,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有一次,警报一响,大家一窝蜂地往外跑,教授刘文典跑不多远,想起陈寅恪身体羸弱且目力衰竭,便率几个学生折回来搀着陈先生就往城外跑。刘文典一边跑,一边高叫:保存国粹要紧!保存国粹要紧!跑的过程中,刘文典发现他素来所藐视的“乡下人”沈从文竟跑得比谁都快,立即就恼火了,顾不得气喘吁吁,大声呵斥道:你跑什么跑?我刘某人是在替庄子跑,我要死了,就没人讲《庄子》了!就你这么个人,还跑什么跑?——刘文典是看走眼了沈从文,那时的沈从文,还没有写出自己的好作品,一个世界级的文学家要是被炸弹炸着该有多么可惜——沈从文的跑,也是有他理由的。

作者  | 2011-1-5 18:03:00 | 阅读(941) |评论(3) | 阅读全文>>

怅望历史 感受风雨晚清——读赵焰《晚清三部曲》有感

2010-12-30 15:59:00 阅读632 评论0 302010/12 Dec30

网上看到《北大方正报》的一篇评论,感谢作者杨杉
 
日期:2010-12-29 15:44:11 来源:北大方正报
选择字号:

编者按:
  此栏目是爱书朋友碰撞思想火花的“海洋”, “员工原创书评”和“微博大义话读书”是栏目的主打内容。爱读书的朋友们,贡献出你的原创书评吧!如果你也是“书虫”,但没有时间长篇大论,也可以把思想的精华浓缩为短小的“微博书评”!
  各位爱书人士,快快行动吧,在这里等你哟!
 

  有人说历史在中国人

作者  | 2010-12-30 15:59:00 | 阅读(632)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网上搜到的一篇评论。留存参考。感谢作者向敬之。)
 

 

    到过淮河的人,总会为河中汤汤不息的流水所陶醉,也会被夹岸接连金黄的麦穗、大豆、高粱及水稻吸引。千百年来,悲欢离合,喜怒哀乐,酸甜苦辣,生死婚娶,此起彼伏,一一演绎、嬗变成淮河的历史,又慢慢流荡、展转出赵焰《在淮河边上讲中国历史》时的雅兴和热情。

  

赵焰熟稔中国历史和人物掌故,不但写出了《晚清有个李鸿章》、《晚清有个曾国藩》、《晚清有个袁世凯》,让我们在一个独特的视阈中,感知了一组与众不同的群像解读,更是用包涵《思想徽州》、《千年徽州梦》、《行走新安江》的“徽州三部曲”,使我们不得不信服这位皖中学人思想上的精深、文字里的流畅、视野中的开阔。他有着强烈的传统情结,无论是论说晚清人物,还是综述徽州风情,或是纪事皖地人文,都满怀挚爱、饱含真诚又保持清醒,以一种开放的姿态,解构历史背后的失落和迷惘。

 

  赵焰多次经过淮河,但机遇不得,总是匆匆离去。终有机会,暂作停留

作者  | 2010-12-3 10:37:00 | 阅读(680)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安徽省 合肥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邮箱地址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出版的书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