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吃醋的感觉很美妙  

2006-03-09 11: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178   

又读《红楼梦》。总觉得大观园就像一个偌大的醋场子,里面总是散发出一股浓烈的酸味。里面精彩的情节都与人与人之间的酸味有关。总是这个女人吃那个女人的醋,那个女人又吃这个女人的醋,然后她们又共同吃其他女人的醋。这些构成了《红楼梦》的精华。当然,《红楼梦》里的“酸醋”并不浓酽,也不变质,更不恶毒,倒是有点“贵妃醋”的情趣和芬芳。当然,这当中有很多醋是因为宝玉而吃的,宝玉也像一个女人,他惹女人们为她吃醋,他也为女人们吃醋。

《红楼梦》中有很多“吃醋”的情节很美妙。第三十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因麒麟伏白首双星》:贾宝玉发无名火踢了袭人一脚之后,因为宝玉对之有愧,便对之恩爱有加,这就引起了晴雯的吃醋,原文中写道:晴雯听他说“我们”两字,自然是他(袭人)和宝玉了,不觉又添了醋意,冷笑几声道:“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叫我替你们害臊了!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些事,也瞒不过我去。——不是我说:正经明公正道的,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

三人搅成一锅粥之时,恰巧林黛玉进来了,这更是一个“醋坛子”,一见面,便如醋坛子打翻了似的,又是一地的酸话。原文写道:黛玉道:“二哥哥,你不告诉我,我不问就知道了。”一面说,一面拍着袭人的肩膀,笑道:“好嫂子,你告诉我。必定是你们两口子拌了嘴了?告诉妹妹,替你们和息和息。”袭人推他道:“姑娘,你闹什么!我们一个丫头,姑娘只是混说。”黛玉笑道:“你说你是丫头,我只拿你当嫂子待。”

按黛玉的身份和修养,她是不应该讲这一番话的,因为毕竟宝玉和袭人有主仆之分,这样的玩笑有一些低劣的成份。但林妹妹显然是吃醋昏了头,为了一泄心中的酸楚,其它的,也是全顾不得了。可以说,林妹妹脸上堆得是笑,但内心中完全是醋!黛玉和晴雯吃“醋”的模样很真实,也很可爱,一点也不厌人,倒是十分地情趣。

《红楼梦》中几乎没有人是不吃醋的。刘姥姥表面看起来傻头傻脑地奉承着东家,其实心里也是酸酸的,酸的底质是苦;焦大酒后说连大观园里的石狮子都不干净,其实也是在吃醋,焦大的底质是愤。鲁迅说焦大肯定是不会爱林妹妹的,我看倒不一定,焦大是连吃醋的资格都没有,因此一激愤就大声嚷着醋太酸。典型一个“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

《红楼梦》中真正不吃醋的似乎只有薛蟠。薛蟠身上似乎有一种“现代愤青”的影子,“愤青”们是不吃醋的,因为他们心随肉走,酷爱金钱,玩世不恭,吃喝嫖赌。

 

2001715  

其实像做我们这一行的,表面上似乎什么都知道,光光闪闪的,但实际上就像是江河中的虾,只了解一些浅水里的事情,至于深水里的事,只有那些强壮的鱼知道;而更深水域里的事,只有那些“江猪”知道了。

晚上参加一个饭局,真遇到了一个“路粗”的。他说昨天本地就有一个著名的大款过生日,20多个情妇和小蜜同时到场,一个比一个漂亮,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她们争先恐后地陪着大款翩翩起舞,不断地献花、献歌。那场面,真是无比壮观呀!“路粗”所说的,我们闻所未闻,当时就傻了眼。“路粗”的还有意无意地用了一个很恶劣的比喻说我们:你们就像是蚊子,只能进得了市井百姓的家,哪里进得去豪宅宫殿呢!

“路粗”的手下留情,没有用“苍蝇”一词。“蚊子”总比“苍蝇”优雅一些。

晚上情绪不好,在床上辗转反侧,一时难以入眠。

 

 

2001716

夜晚在银河公园纳凉,有风轻轻掠过,很是舒畅。抬头居然可以看见三三两两的星星。在城市的上空,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看到过星星了。在与星星对视之后,心里竟有些感动,绒绒地,感到湿润和温暖。

人是需要经常凝望星星的,也需要星星的凝视。

 

2001717

       中国古代小说总是拙于表现人心。历史书籍也是这样。这使得中国历史看起来总像是纲纲常常,只有各种各样的事件,缺乏心理和人味。也像是一盘有着影相的电脑游戏,当中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内心,没有私生活,只有程序控制的行动。而一些能充分体现“人味”的动机却被忽略。比如说《三国》中写曹丕与曹植的争夺,都以为是为王权而斗,其实应该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曹植可能与曹丕的老婆也都是自己的嫂子甄氏有染。甄氏是一个才貌双全的美人,她原先是袁绍的儿子袁熙的老婆。曹操攻打邺城的真正用意也是为了这个美丽的甄氏,但被曹丕占了先,孟德便不好再说什么,便让曹丕娶了甄氏。

       在曹植父子当中,曹植无疑是最多情的,他显然爱着甄氏。曹植所写的《洛神赋》,很明显就是对甄氏的“移情”,因为文中的“洛神”梳着一根“灵蛇髻”,那是甄氏独一无二的装扮。这一点曹丕肯定也能看得出来。至于曹植与甄氏有没有真正的“一腿”,那倒没有证据,但暗恋是明显的,暗恋也会让人不舒服,所以曹丕就找一个“茬”,将曹植给摆平了。

       唯一可惜的,是美人甄氏。女人们在男人们争夺的空间里,就如同砧板上的鱼肉。要红烧或者清蒸,那是一念之事,一怒之下,甚至还可以丢进垃圾桶里。

       历史并不难懂,它也是现实。几千年永恒不变的,是人心。对于历史,如果以人心和人情为出发点,它就离我们很近了。2023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