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平生最怕无趣人  

2006-03-09 11:5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3328

这一段时间老是开会,云里雾里的,把人弄得神情沮丧。我不喜欢那些空谈会议的一个重要理由是,我很怕被那些神志不清的思想和言语把本来很明白很清晰的自己弄得迷糊。很多发言人完全没有清晰的思维,但却海阔天空如乌贼一样喷墨。有时候听着听着,反而把自己弄得无所适从。打个比喻来说,开座谈会就像众人围坐着一个本来很清澈的水池,这个人跑去冲着水池扔一把沙,那个人也跑去冲着里面扔一把沙。到了最后,本来是一池清水,硬是弄得浑浊不堪只能养乌贼了。所以我参加这样的会议,每次结束之后,蓬头垢面的我总是要呆坐半天,让这些灰尘沉淀下来,自己重新变得清澈。好久,才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的很多东西,是被那样理解力差的人搞乱了。有很多东西本来是很清晰的,但因为有那些理解力差的人掺和进去,或者夹杂些私利的成分,也就搞乱了。大概,社会就是这样吧,这些,也是世界无可奈何的一部分吧。

 

2003330

生平最怕的,可能就是那些无趣之人了。我一直害怕与无趣的人面对或者办事。恰巧今日外出办事,碰到一个无趣之人,真是使尽了无数解数,言语也尽量巧簧,但却如泥牛入海,如撞南墙,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满身尴尬。

人生一世,趣味是相当重要的,所谓面目狰狞,言语无味,说的就是那样无趣之人。茨威格曾经专门为无趣的人写过文章,当时大有感慨,随手抄在本子上,但岁月荏苒,不知丢到哪儿去了。只是记得茨威格狠狠地抨击了那些无趣之人,以为这个世界被那些无趣之人统治简直是一场灾难。无趣之人能让世界偏离本来面目,把人与人之间弄得神经兮兮,寡然无味。

关于趣味,袁宏道曾有妙语:“世人所难得者惟趣。趣如山上之色,水中之味,花中之光,女中之态。虽善说者不能下一语,惟会心者知之。”

日本清少纳言的《枕草子》中曾写过“被人瞧不起的事”、“可憎的事”、“无奈的事”、“尴尬的事”、“难堪的事”等,但却没有写到无趣的人。我这里试着以她的笔法试写那些无趣的人:

不懂得幽默,不会放松自己神情的人。

明知自己错误,却要一直嘴不服软瞎搅乎的人。

思维狭窄,却自以为是,所到之处,乌鸦成群,乱飞乱叫。

遇到权势,便一脸媚笑,甘当孙子的人……

 

200341

无事在家读董桥。读董桥的文章真是一件快事。我感觉董桥的文章就像是考究无比的名瓷茶具,有一种无比清洁的精神,白里透彩,既实用而又可以清玩。这样的文字读着让人神清气爽。不像我们所见到的很多文章,总有着一种泼妇骂街的味道,或者怨妇自怜,或者是纯粹的口水之作。

文章与文章是不相同的,文章的精神,实际上也是作者的精神。相比较而言,大陆作家在这方面就有明显的不足。大陆上一代的作家学者写小说作文章都很沉重,故作姿态,故作深沉,故作使命。新一代的写手们,男的又往往流于痞,一付我是流氓我怕谁;而女的往往流于浪,总是以跟老外上床而自豪。总体上来说异常浮躁,可以看出作品背后作者人格的低下。

在我看来,一个时代有着一个时代的趣味,也有着一个时代的精神。比如托尔斯泰,那真是属于19世纪的古典精神,一付较真和严肃,悲天悯人,救人渡己。当今社会是不可能产生托尔斯泰这样的大师的。我现在看托尔斯泰,总觉得他的思考和悲悯有着一种“愚公移山”的感觉,似乎不仅是与真理过不去,更是与自己过不去,不把自己打拼下去誓不罢休。现在的人当然不会这样执著,也都是自爱的,一个个聪明刁钻,似乎连什么费神的事都不会去做,尚未下海,便已知“苦海无边”了;尚未前进,便已经“回头是岸”了。现代人最聪明的表现在于什么呢?当然是及时行乐,身体重于意识,行为大于思想。

 

200342

张国荣昨晚自杀。看到一则轶事,对张国荣有了些好感:说是张国荣在拍《霸王别姬》时,给张国荣化妆的一个北京京剧院的大姐平时在家里饱受家庭暴力,经常是鼻青眼肿地来片场。后来电影拍完,全剧组的人以及家属在一起吃庆功宴,刚好那位“野蛮大哥”也在场。就在大家推杯换盏之时,张国荣忍不住了,一拍桌子,冲着那位大姐的丈夫怒吼:“你要是以后对她暴力,当心我从香港找人废了你!”

张国荣虽然是个女儿心,但仍是个有血性的人。从这一点上,他要比贾宝玉强。

 

200343

合肥的植物园最佳所在算是靠董铺水库那一边了,视野一望无际,水清得泛蓝,看得人神清气爽,天地一体。于是坐在湖畔的树林里什么事也不干,只呆呆地在那里看水。从上午9时一直看到中午12时,一直到饥肠辘辘,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临走时突然发现,我身边的那株玉兰花,来的时候还含羞未放,走的时候,已是姹紫嫣红了。

 

200344

又是浮生难得半日闲。久雨初晴,春光乍泄,闲来难得好心情,于是倚在书架边胡乱翻旧书。看到一则标题:养花治懒病,遛狗养精神。不禁莞尔一笑。这样的对联明显是篡改的。清代张佩伦曾有一首《晚香》诗,写得极好:市尘知避客,兀坐玩春深。火烬茶烟细,书横竹个阴。惜花生佛意,听雨养诗心。傲吏非真寂,虚空喜足音。这首诗极有意境,一派高妙豁达。尤其是“惜花生佛意,听雨养诗心”两句,极妙。也难怪李鸿章一眼看中了这个东床快婿。在我以前的笔记本上,还莫名地抄了一句诗,没头没脑的,也不知是谁的,好得也让人神清气爽,那两句诗是:庭空月无影,梦暖雪生香。

中国古代的有些人真是不可以小瞧的,高人一拨一拨的。民间也是藏龙卧虎,把人生玩得月夜花影,细雨和风。明朝有一个志明和尚住在南京牛首山,曾写过四十首打油诗,题目竟叫做《牛山四十屁》。每一首都好,极有趣味。最妙的一首叫做《叫春》:春叫猫儿猫叫春,听它越叫越精神。老僧也有猫儿意,不敢人前叫一声。

能将诗写得这样洒脱有趣无奈会心的人,必定是人生的大境界了。起码有着苦中作乐、活色生香的悟彻,随处都是真性情,遍体都芳香。所谓俗人说雅话也是俗,雅人说俗话也是雅,真是那么回事。因为雅俗不是表,而是内在的精神。从志明和尚的这一首诗中,我们就可以得出这一点。2365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