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就像握住一首诗  

2006-03-14 17:11:00|  分类: 体育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年读金斯堡的诗歌,我总是嗅到诗歌里有一股烧焦的鸦片味道。那股强烈的风暴味道最明显地体现在他的代表作《嚎叫》中,在那篇不朽的诗歌里,金斯堡几乎是“嚎叫”着表达了自己对于资本主义腐朽堕落的不满: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挨着饿歇斯底里浑身赤裸,拖着自己走过黎明时分的黑人街巷寻找狠命的一剂

这位死去不久的垮掉派老祖所写的诗就像是泛着浅蓝色光芒的刀锋,可以直接刺入身体,让本质在他的笔下流出鲜血。同样,世界杯的球场让我想到,土耳其人的星月弯刀和韩国人永不疲倦的奔跑就是金斯堡的笔—— 撕裂推理,重组秩序,永远在破坏,永远在疯狂。韩日世界杯的赛场同样如金斯堡肆无忌惮汹涌澎湃的句群,嚎叫着生长,嚎叫着被粉碎,然后嚎叫着节外生枝,嚎叫着含苞怒放。   

  迷乱。迷茫。迷雾。迷宫。   

办公室的张君被世界杯的结果弄得头晕目眩,继而愤愤不平。我安慰他:你以为世界杯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处女?想想1990年的世界杯吧,或者1994年的世界杯,再往前去,想想1978年,1966年,哪一届世界杯,不都是一连串的窦娥冤!

  如果韩国队夺得了世界杯,80%的球迷是不是要罢看足球?如果土耳其队干掉巴西队,60%的人要痛苦流涕?或者德国队最终夺得了世界杯,是不是要引起100%球迷愤怒的声讨?这样的百分比毫无意义,世界杯乱坟岗上的花朵,从来就是如野山菌一样胡乱开放。

整个世界杯期间,我们编辑部成员的情绪是一次又一次被打击着,有人欢喜雀跃,有人沮丧无比;有人彻夜狂欢,有人借酒消愁。但我们都有着强烈的职业精神,我们抖擞我们的斗志,不以我们的偶像倒塌而消沉,仍然以万般的热情去拥抱新生的太阳。

正是由于我们从不把世界杯当作一个冰清玉洁的处女,从不高看她的纯洁和单纯,所以我们可以乐观而麻木地看待一系列变数。我们不是自诩先知先觉,我们只是感到足球等同生活本身:生活从来不会欺骗我们,它本来就是那样的善变。就如同那出著名的歌剧,《卡门》高唱着的至理名言:女人善变,跟女人一样善变的,还有不可捉摸的生活。

比较而言,我还是喜欢金斯堡的另外一首诗,那就是《祈祷》,在那首诗中,金斯堡引用了母亲的遗言,母亲写道:钥匙在窗台上,钥匙在窗前的阳光里。我有那把钥匙,结婚吧艾伦!不要吸毒,钥匙在窗前的阳光下。

是呵,钥匙在窗前的阳光下,我们要去寻找阳光下的钥匙。

金斯堡曾经形容和一个少年之间的友谊:握住他的手,就像握住一首诗。我想说的就是:握住足球的手,握住生活的手,也像握住一首诗。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