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20多年的阿迷  

2006-06-17 23:04:00|  分类: 体育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16日)的阿根廷大胜,我估计今天的阿迷一下子要多了几个亿。中国的球迷就会人来疯,他们一会儿就会从巴迷意迷韩迷变成阿迷,由凉粉,变成“树根”。

我至今也不知道凉粉什么的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们的由来。在足球上,我一直是一个阿迷。我的光辉历史可以从1982开始,那一年高考前夕我目睹了那个莽撞的年轻人马拉多纳踢人被红牌罚下,于是我情绪沮丧成绩急剧下滑只成为一个“稀饭生”;1986是我大学毕业的第一年,我在山区小县一个破旧的电视里看到马拉多纳连过六人把球打进了英格兰队大门最后夺取了世界冠军;然后就是1990年,当机械无比的德国队利用克林斯曼骗来的点球夺得世界冠军时,我又变得气急败坏,我至今认为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假摔,是历史上最著名的误判。最后便是1994年,当马拉多纳流着泪水控诉国际足联是一个“黑手党”时,我在大洋的彼岸壮怀激越,然后我就在《足球报》上写了一个整版,对那一届世界杯“抬眼望,空悲切”———四十功名尘与土啊!直到上周一个长久不见的熟人向我提起了这档旧事,我才忆起了我的流金岁月。

岁月真是催人老。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我曾算了一笔大账,如果每天花费两个小时看足球,那么25年是多少———八千里路云和月啊!我在足球上花费了太多的时光,我献给足球的时间,第一就是中国队,第二就是阿根廷队……还有体坛周报足球报,我一直保持着三十年的习惯,那就是购买每期的体坛周报足球报……20多年前在课堂上偷偷阅读足球报的那个青春少年,如今已变成了每周阅读三次的半截老头了。

我种下了龙种,收获了什么呢?是永远长不大的虱子!当然,喜爱本身就是快乐。有一段时间我曾经细细地反思我的行为,想自己喜欢阿根廷队是不是因为他们暗藏的音乐风格呢?我曾经写过巴西的风格如果像舞蹈的话,那么阿根廷队就像摇滚--这样的原因分析现在看起来矫情无比,实际上一个人与一个人之间,一个人与一个事物之间,哪有那种一对一的必然性呢,都是偶然性在作怪。我怎么会喜欢摇滚呢?喜欢的,至多是那种摇滚精神……

三十岁以前,我也喜欢扎堆看球,把嗓子扯得像破锣。但三十岁以后,我越来越喜欢一个人看球,闷头葫芦般,如茫茫黑夜里的天狗望月。我知道跟我有着同一爱好的还有苏童,苏童说他看球也是宁愿一人。所以当我们单位很多人去了附近的看场卡斯特时,我只是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像品酒师在地窖里开开一瓶百年红葡萄酒,把玩着酒的香气,品味着岁月的芬芳。这样的感觉也如同这么多年我看中国足球,赢了也是洗洗睡,输了也是洗洗睡——20多年的千锤百炼,在足球方面,我已变成一个百毒不侵的无情忍者了。

我粉阿根廷纯属开心。所以在疲惫不堪荷尔蒙锐减的情况下,我还是情不自禁想为阿根廷队写点什么。这样的感觉,就如同铁树开花古屋着火———老男人是不会送漂亮玫瑰的,也不会面潮耳赤;老男人要做的事,就是引蛇出洞,就是欲擒故纵,就是声东击西,就是自得其乐……虽然在这个疯狂的夏天,四十岁也变成了二十挂零。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