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赵焰:在入世中出世  

2007-01-12 23:23:00|  分类: 相关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事家中有本名为《男人四十就变鬼》的书,大致浏览后便一直以为作者应该是一位穿长衫的长者,后来才知道叫赵焰的这个人是一个“看千张碟读万卷书”穿牛仔裤的中年男子。后来在拜读了他的另本《思想徽州》后更加诧异,他的笔下有着对白墙灰瓦飞檐的徽州风光的清唱,有着对徽州历史的绵绵追寻,有着对徽州名人的鲜活描摹,更有着对徽州文化的深思,像这样一个整天俗事缠身的新闻人,胸中何以埋伏如此纵深的文化丘壑?

 

  赵焰曾经把他同时期写成的两本书《夜兰花》与《浮生日记》称为:《夜兰花》是给女人读的,《浮生日记》是给男人读的。而看赵焰的博客日记似乎也是中西融通的闲庭信步,有着清风明月似的自在从容,人生大智慧该不该是时尚的真正源头呢?

 

  每每饭桌上朋友们都要扬言把赵焰其人送至空山出家:你六十岁肯定出家,我买不起寺房送你,一件袈裟还是送得起的。然后,满屋哄堂,酒酣意畅,大家施施然各自散去。散去,也就散去了,惟有赵焰回家琢磨他的“徽州锦绣”去了。

 

  

“读书给了我第三只眼”

 

 

  小时候,赵焰的父亲一直在文化馆、图书馆工作,这使得他相对来说比较幸运,读书的机会多,读的书也相对比同龄人多。小学时,他就读了《说岳全传》、《水浒》、《三国演义》、《红楼梦》等。到了高中后,中国一般古典文学作品,他都看过了。外国的文学作品,如《复活》、《红与黑》等也基本上读了。大学时要求读的很多书,别人还没读,赵焰也都读过了。

 

  “现在看来,当时对这些名著的理解是有相当差距的。主要是没有明白渗透在这引起书中的精神范畴的东西,只是对一些故事和情节感兴趣。”所以,赵焰现在常常“回读”。读书这么多年,在转了一大圈子后,他发现,那些经典作品当中,蕴涵着很深的东西,真是博大精深,它不是表象的,是经得起时间推敲的,它的内核有着人类永恒的意义。

 

  三十岁左右,赵焰又开始读《论语》、《易经》、《史记》等中国传统文化方面的书籍,也读了不少中医学书籍。因为对于他们这一代人来说,有很多东西,曾经与历史是割断的。“我那时就想,到底真理是不是暗藏在这些被否定的东西里面呢?我想找一找。”现在看来,这样的举动,也算是一种“寻根”吧。

 

  读了很多中国传统文化方面的书后,赵焰感到,中国文化对于很多问题似乎没有西方谈得透,中国人的思维里缺少“钻牛角尖”的东西,缺乏更进一步的思考和相对深刻的认识。于是从1997年开始,他又大量读了西方文化的一些东西,比如说法律、宗教、心理学等方面的书,看什么样的书,是没有界限的了。

 

  在大量阅读的前提下,可以说,对于人类思想的脉络,慢慢地就变得清晰了。就开始有了自己的关于世界文明史的一种座标系。比如说,看待一本书,它对人类的思想挖掘有多深,多宽,赵焰很快就能在坐标系里找到它的位置。读书让他明白了人类文明史的“地形图”,比如说人类文明的最高点在哪里,最低点在哪里,赵焰都有自己的理解。这种感觉就像了解地球的表面高度、地层深度一样,对地球,便有了一个总体上的明白。

 

  “读书,最要紧的是明白。读书一般都会有一个过程的,往往都是胡乱地读一气,知识相互积压,也相互打架,找不到一个‘通点’。但读到一定的程度后,可能会突遇一个机缘,然后,‘通点’打开了,这时候就会变得通体透亮,就会看得一清二楚。原来沉闷的、死气的东西,都活了。它们活了,我也活了,像一条鱼,在知识的海洋里游动。”

 

  

“电影让我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生”

 

 

  生活中的赵焰是个十分洒脱的人,他可以在《安徽商报》开设的“五味芬芳”专栏里绘声绘色、别有情趣的谈论饮食;可以在“世界杯”期间充当《中安在线》世界杯博客的特约写手,写自己的心情故事;甚至会推掉无谓的应酬,躲在家里欣赏刚刚租回来的大片,然后写写评论。

 

  “‘读书’其实不是简单的读‘书’,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事务都应该是我们‘阅读’的内容。”其实,他把饮食、足球、电影当成了一种生活态度和处世哲学,是当作情趣和文化来写的,尤其是电影,“让我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生”。

 

  “很多电影是有巨大震撼力的,它让人肃然起敬,让人沉思瞑然,因为它涉及的是人类最根本的问题,就像一把刀,在人类心尖上深深地扎进去。这样的导演已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娱乐制作者,他已成为一个思想家,一个思考着人类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一个哲人。当电影的意义已上升到以它相对完美的艺术形式全力表现人类生存的巨大主题时,这时候的电影让人敬畏无比,我觉得导演就像是上帝一样,他在创造着场景,创造着主角和配角,然后安排着他们的生活,平静地目睹着他们痛苦,目睹他们走向死亡和毁灭……”

 

  读书,给了赵焰思考;而电影以直观的影像,多变的方式,冲击人的视觉,直接锻打着他的思想。“电影把人性的边边拐拐都展示出来了,把人性赤裸裸地撕给人看。打个比喻说吧,有时我感觉自己与电影的关系就像是我站在一种大河边,不断地看着水里有船驶过,每一艘船都上演着一出人生故事,然后船就开走了。”电影,让赵焰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生,也明白了形形色色的人生。“我喜欢那种富有诗意和生趣的电影,像《阿甘正传》等。从本质上说,我喜欢人活得健康而快乐。”

 

  所以赵焰的一个朋友给他写信说:你不完全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还活在别人的世界里,活在那么多人的世界里。“真是这样的,电影让我明白了很多,让我明白了人类。”

 

  

“人类需要有反省精神”

 

 

  作家莫言在赵焰的作品序言里说他是个“圆融”的人,对此,赵焰的解释是,人的认识到了一定层次,就会见怪不怪了,比较平和了,当然能用一种比较明朗以及宽容的心态去看待世界。

 

  赵焰曾经有3年左右的时间整天思考着死亡问题,他拼命地寻找着生命的真谛,读了大量“旁门左道”和宗教方面的书,但都没有得到解答。但后来他终于还是明白了,觉得死亡并不是个问题,它就是存在在那里,与生命合而为一的一个东西。“现在看来这个问题是那样简单,但那时我确实兜了个老大的圈子。真是‘笨‘得要命。人生就像一个圆,终点往往就是起点,但起点与终点又有本质的不同。所以佛教说‘觉悟有情’,就应该这样,对生活要充满达观态度,要重视过程。人是需要一些东西维系的,尊重生命是底限,突破了这个底限,也许就会彻底崩溃。”

 

  对于生与死豁然开朗后,赵焰仍然坚持着对人生的反省,在他看来,人类是需要有反省精神,反省自己,以及人类走过的路,它包括错误、光荣、耻辱等。只有反省,才会让人类变得健康和宽容,并且能正确地对待未来。“像托尔斯泰,他可以说是上帝派来的对于人类自身进行反省的一个集中代表。他关心的东西可以说不是某个时代或者某些事件,而是整个人类的过去、现在和将来。我们就是要学习托尔斯泰的这种对于人类灵魂的根本拷问。”

 

正如“一个读者有一千个莎士比亚”一样,对于读书,赵焰也有着自己的认识,他始终认为,书与人最好的关系就是如冬虫夏草一样,人是草籽,书是虫,人先是一头扎进去,然后就在虫里长出草来,最后二者合而为一。赵焰笑称,“这样的状态,是可以滋阴壮阳的。”

(安徽青年报记者 高升)

原载《安徽青年报》20061215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