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历史、文化、现实与安徽未来——在上海“新徽…  

2007-03-10 23: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

  很高兴能参加今天的“新徽商与安徽崛起”高峰论坛。我发言的题目是《历史、文化、现实与安徽未来》,分为三个部分,请各位专家同仁不吝指教,尤其在座的有我一直尊敬的葛剑雄教授,他是既有才气的,也有思想的,我一直是他的粉丝,也希望得到他的指点。

  第一部分让历史告诉未来

  让历史告诉未来。对于一个真正想拥有安徽未来的人,他就必须得弄清楚安徽的历史在说着什么。

  安徽在中国历史上建省的时间并不长,它建于清朝康熙年间,同时建省的,还有台湾。从字面意义上说,“皖”,在《字汇·目部》中是明亮美好的意思,皖的来历是因为皖水,皖水边的古皖国处在溪山环峙、秀峰迭翠的皖西南地区。但不仅仅是古皖国,整个安徽也是一块美好的土地,这一块土地横跨淮河、长江、新安江,既有平原,又有山区和丘陵。这一片秀丽而神奇的土地自古而来就是物华天宝,藏龙卧虎,人才辈出。梁启超曾这样评价安徽:“淮河流域,阳开阴合,为我国数千年来政治史的中心,其代产英雄,龙跳虎卧,为吾国数千年人物史的代表。”

  20世纪中叶之后,安徽在饱受战乱之苦后,光华变得不再夺目。解放后,在很长时间里,安徽一直扮演着默默无闻的角色,作为计划经济的一个棋子,作为战备时期沿海向内地后方的过度,无私奉献,度过了近半个世纪。它既是老工业基地,又是老农业基地。工业的产品按计划上交。这使得人们计划经济的观念很是浓郁,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等靠要”思想根深蒂固。所以在改革开放后的第一轮资本积累中,安徽至少要落后浙江5年。而在此后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安徽也成为后来者,没有形成自己的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在城市对于周边地区的带动上没有形成效果。在小城镇的开发上,也明显地呈落后面貌。从产业结构上来说,安徽仍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大省,上个世纪90年代初,安徽的第一产业在GDP中所占比重,高于全国7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因为民营经济落后,社会普遍的由于市场经济社会所必需的道德观念也没有跟上,讲诚信的风气也没有形成。由于民间的资本缺少积累,工业改制无法跟上,农业产业化经营也缺乏资金和主导力量,农产品难以加工转化,农业的产业链难以延长,小生产与大市场的矛盾难以解决;小城镇没有产业和资金支撑,发展也就陷入“空城”乃至“死城”,进了城的农民又会返回乡村,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地转移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中国改革的逻辑是渐进式改革,从边缘突破而逐步构建起市场经济。对这种方式来说,动力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民间创新,一是地方政府的创新。这两个方面,都有着比较普遍的模式,前者是浙江模式,或者干脆说是“温州模式”;后者是“苏州模式”,是政府制定明确的战略和规划来引导投资者进入,并积极引导外部资源的进入。而对安徽来说,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似乎这两种动力方式都显得比较落后,没有发挥出决定性的作用。

  纵观安徽在第一轮改革开放的历史,安徽最根本的是缺乏一条结合安徽实际,一心一意求发展的经济发展方向。很多政策以及政策执行过程中,都是左右摇摆,缺乏坚定性。这当中发展最根本的问题是缺乏实事求是地根据自己实际情况制定出一条切合的道路,并且坚定不移走下去。淮北、江淮之间、江南这三个板块,可以说在经济、文化、发展水平等方面差异比较大。对于这三部分,在战略上,安徽一直患得患失,显得摇摆不定,一会重北轻南,一会重南轻北,很多政策都是瞻前顾后,撒胡椒面,起不了作用……

  此外,安徽在较长的时间里,也缺乏那种坚定地走市场的决心。从表面上看,造成安徽经济落后的关键是工业化和城市化程度较低,一系列问题和矛盾都由此派生出来。但根本上的,是缺乏那种坚定走市场的普遍意识,无论是民众以及领导层面上,那种抛弃指望坚定地相信自己的心态没有确立,这也是经济发展最重要的思想基础。由于缺乏这样坚实的思想基础,所以在经济活动中总显得比别人慢了半个节拍。这也就慢慢造成了在第一轮改革开放上没有占据“先手”,也就造成了经济上的落后,陷入了一种不太好的循环之中。

  这样的存在状况最根本的是导致了思想观念以及发展经济的环境不够宽松。也就导致了安徽整体经济的落后。可以说,安徽输就输在起跑线上。这个问题,由于时间关系,我就不展开讲了。

  第二部分让文化告诉未来

  众所周知,安徽是一个文化底蕴非常丰厚的地方,既出思想,也出人物。随手拈来富有雄才大略的有:春秋时辅佐齐桓公成为春秋“第一霸主”的管仲;战国时在项羽大帐羽扇纶巾、料事如神的范增;汉末三国纷争时魏武帝曹操,以及周瑜、鲁肃;宋代有名扬天下忠贞不阿的包拯;元末明初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还有晚清军机大臣李鸿章,李鸿章可以说是中国政治、军事舞台上一支重要力量——皖军崛起的代表人物,他还是近代中国洋务运动的发动者与躬亲者之一。进入民国,有当了北洋政府总理的合肥人段祺瑞。在国共两党对峙中,在国民党阵营,有冯玉祥、张治中、卫立煌、孙立人;而在共产党方面,则有创始人陈独秀,还有王稼祥、李克农,以及陶勇、皮定均、洪学智等……

  比起政治,在文化上,安徽更是杰出人才层出不穷。在春秋战国时期,老子、庄子闪烁着思想的光芒。东汉末年,亳州出了个“医圣华佗”。稍后,曹操、曹丕、曹植父子在文学上的地位也是无人堪比。魏晋时,“竹林七贤”中,有皖人嵇康、刘伶。在清代,散文方面有桐城派,小说上有写了《儒林外史》的吴敬梓。进入近代,更是出了一个具有世界视野的“大儒”胡适,其他卓越人士还有张恨水、蒋光慈、吴组缃、朱光潜、陶行知、黄宾虹、吴作人、刘开渠、张曙、严凤英、舒绣文、邓稼先、杨振宁……由四大徽班进京而发展和完善的京剧被称为国剧,黄梅戏亦唱遍南北,享誉中国。徽文化丰富多彩,徽商更是富甲天下,绩溪人胡雪岩更是有名的“红顶商人”,他在杭州元宝街建豪宅的鼎盛时期,家产有4000万两白银,为清廷年收入的一半,可谓富可敌国。即使到了近代,安徽也领风气之先,中国第一台蒸汽机、第一艘舰船均在安庆问世……

  关于安徽的文化概念,按我的理解,安徽更像是一个精致的中国,因为它跟中国一样,幅员辽阔,差异很大,从纬度上说,它跨度很大。在地理上,安徽可以分为三个板块,分别是长江以南、淮河以北以及江淮之间。既有广阔的平原,也有山地和丘陵,并且湖泊众多。上天对这一块土地真是垂青,把最好最美的东西都给安徽了,山,有美丽无比的黄山,还有佛教圣地九华山,风景秀丽的天柱山。河,有长江、淮河、新安江;湖,有巢湖;有平原,有丘陵,有山地。还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矿产资源,安徽的一切都是那样的丰富。在文化上,它也是集中了很多复杂的关系。安徽人既有北方的粗犷,也有江南的精细,同时又有着江淮之间的精明和灵活。王鲁湘说,正因为安徽在纬度上跨度比较大,文化的差异性也比较大,所以在内部应该说隐藏着一种文化的张力,这种张力,可以理解为碰撞产生的积极因素。像安徽,如果各种矛盾整合的好的话,顾及各个板块之间的差异和特点,就会形成一种发展的张力,而这种力量又会产生促进的作用。

  对于安徽来说,这种文化上的差异的确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它的北面,可以说是中原文化的一部分,强调大一统,强调集体和正宗意识,强调中央集权:并且由于生存环境的相对恶劣与人口的众多,人们有着顽强的生存能力。而西面,由于古代隶属于楚地,则深受础文化的影响。在文化传承上,一是有艰苦奋斗的传统,二是有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创新精神,三是在个体上,有着有着一种倔强和坚韧的气质。而对于安徽东南部来说,包括徽州在内,在很多程度上,又受吴越文化的影响,好学习,重读书,在性格上,平和而聪颖,内敛而坚韧,有很多精细以及忍辱负重的成分。

  任何地域文化都是有着优势和长处的,也是有着短处和负效应的。比如础文化,它最大的负面特点就是善开拓而不善于首恒,粗放的东西多,精细的以及阴柔的东西少,而且比较难沟通,异常倔强。而对于中原文化来说,有时候过于铺张,过于强调名门正宗意识,强调集体行为,忽略个人意志以及主观能动性,这样情形在市场经济的情形下,往往会扼杀了创造,扼杀了最平等的平等意识,将竞争引入一个不好的方向;而吴越文化中过于小气和内敛又使得它在某种方面缺乏创造力,显得不够大气,保守而古板,与现代意识不太相容,这同样也对社会的进步以及经济发展不利。

  安徽比较复杂的文化结构决定了它可能面临的一种情况,那就是,当它的矛盾处理的好,也更细致的时候,那种文化的张力就会呈现出来,对于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极为有利;而矛盾解决的不好的时候,它的各个板块之间的差异和特点也完全也可能显现出不利于经济以及文化发展的一面。所以从这一点上说,最好的安徽是应该具有北方人的大气,具备江南人的精细,同时又有着江淮之间人的那种精明和灵活。

  对于安徽来说,在安徽人的身上,也有着一个好的气质。一般来说,处于中部地区的人比较变动,但在安徽人身上,明显地都有着一种扩张性。从历史上看,徽州人、安庆人、以及江淮人为主的淮军,都有着这样好的传统。这种扩张性以及坚定的韧性,对于安徽经济来说,是很好的气质。比如说徽商,大家讲的也很多了,“无徽不成镇”,讲到“诚信,勤劳,贾而好儒”。实际上徽商真正的特点,或者说他们的真正起决定性成功意义的地方,在于他们有着比较好的文化功底,在于“练达明敏”。对于有着一种理性的判断和思维,做事干练而讲究实际。当然,对于古代的徽商,我们在看到他们进步的一面之后,也有着自身的局限,比如他们自身的宗法制度、文化也造成了徽商的没落和不思进取,在富甲一方之后,大量的资本用来购置了一些房产和田地,没有用来投资扩大再生产,再加上很多徽商后代不思进取,丧失了祖先血液当中的质朴、进取和开拓的精神,变得保守而封闭,所以也就失去了进一步发展的后劲。徽商发展到一定的高峰之后,在一个老的系统内,是显得太成熟了,而太成熟往往也就意味着走下坡路了。所以关键是必须进入一个新的系统里,只有在新的天地里他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曾经的辉煌也为安徽经济的发展有着足够的底气和传统。他们对于商品经济的熟稔程度,那种对于财富的不陌生,都是有助于今天的经济发展的。

  一个地方的精神气质以及文化对于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是有着相当影响的。这也是虽然安徽目前还很落后,但却有很多人看好安徽的主要原因。

  第三部分让现实告诉未来

  2004年4月3日,凤凰卫视《小莉看世界》在《中部崛起》栏目中采访安徽新任省委书记郭金龙。同一天,一直跟凤凰卫视有着深度合作关系的《安徽商报》在清晨已经将访谈的内容全文用三个版的篇幅刊出。这一天,在合肥市乃至全省,《安徽商报》卖得格外地好,人们争先恐后地到报摊上去购买,报纸被早早地一抢而空。当天,尽管有不少人在早晨就看了报纸,但在能收到凤凰卫视的很多家庭,在晚上还是观看了这个节目的播出。也难怪,作为一个安徽人,似乎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着一种紧迫感和危机感。对于他们来说,中部崛起似乎不完全是中央和省委的号召,也真实地体现了每一个安徽人的强烈愿望。

  现在,对安徽来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好的机遇,正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俱佳。从形势上来说,中国入世之后,全国新议一轮经济增长周期启动,沿海发达地区正在加强产业调整,部分产业加快向内地转移。这样的情形,为安徽的经济发展创造了一个较好的“天时”。从“地利”上说,安徽恰好处于三大经济区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渤海湾经济区的交通口,正好迎接这三大经济的辐射,尤其是对长三角经济区,可以说接受辐射的可能性非常大。从“人和”上说,人们感受最深的,就是与前几年相比,人心思变,人心向上。这意味着安徽人开始真正地正视自己的现实了,也开始关注自己的未来。

  最新的王金山省长的《政府工作报告》显示:06年安徽各项经济指标全面“飘红”,全省GDP首次突破6000亿大关。全省生产总值增幅比去年增长12.9%,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15.4%等等,增幅在全国相比,都是较大的。同时,值得欣喜的是,06年新增私营企业、个体工商户12万家。全省经济呈现出速度较快、效益较好、物价较低的良好态势。

  安徽已进入了一个非常好的历史时期,这似乎已是公认的了。无论是从数字以及安徽的精神面貌,都似乎说明了这一点。但单单进入还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保持这种状态,并且能把这种好的东西发扬光大。不管结局如何,沉寂了多时的安徽算是重新热闹起来。对于安徽,我想说的就是这样一句话:历史我们是左右不了的,但未来,却在我们的手中!

原载中安在线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