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行走新安江(之二)  

2007-04-11 08:32:00|  分类: 文化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乐章 率水:高山流水

 

源头大美  

 

一条美丽的河流总是有一个诗意的开头。

六股尖,地处休宁县冯村乡,海拔1629.8米,北纬29.34°,东经117.45°。
   

山影远远地,虽只是天际边的一抹黛色,却一直是龙马奔腾状,极富有气势和动感。在山影的最高处,隐约可见一山峰,巍峨耸立,那就是六股尖,是新安江的源头。

 

行走新安江(之二) - 赵焰 - 赵焰的博客

 

考证出六股尖是新安江的源头,也只是近年的事。实际上关于新安江的源头,在很长时间一直有着争论。宋朝时罗愿《新安志》是这样记载的:“《汉志》渐江水出黟县东南入海,今岭属婺源,而溪属休宁,古皆属黟。”这似乎说得比较清楚了。但同时,也有另一种观点,说新安江的源头来自绩溪登源河。杨万里当年曾有一首诗,题目就叫《新安江水自绩溪发源》,全诗如下:

 

 金陵江水只咸腥,敢望新安江水清。
 皱底玻璃还解动,莹然酷雨却消酲。
 泉从山骨无泥气,玉漱花汀作佩声。

 

杨万里毕竟是诗人,他的有关新安江的起源来自绩溪想必是道听途说。《明史·地理志·杭州府》、《山海经》、明弘治《休宁县·山川志》都认可了罗愿的说法,都以为新安江的源头在古黟境内,也就是现在的休宁县。到了上世纪40年代,有人曾经对史载的新安江源头提出质疑,当时的浙江省水利勘探队推论出钱塘江的正源在衢江,而源头在开化的莲花尖。在此之后,又得出兰江是新安江的正源,源头在休宁县龙田乡的青芝埭。一时间,新安江源头之说变得扑朔迷离。一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浙江省组织了一支科考队,对新安江进行了深入的实地考察,经过反复论证,终于在1986年1月3日的《人民日报》上一锤定音:“钱塘江的正源在哪里?钱塘江的长度是多少?浙江省科协等单位发起的由十四名科技工作者组成的钱塘江河源河口考察队,一九八三年和一九八五年曾为此进行了两次专门考察,考察确定,钱塘江正源是新安江,源头位于安徽省休宁县海拔1600多米的怀玉山主峰六股尖。入海口位置是浙江省海盐县的澉浦至对岸余姚市的西三闸一线,全长六百零五公里。”一场旷日持久的源头论战从此画上了句号。
   

“河源为远”,一直是地理上的约定俗成。寻找河流的源头,当然得沿河流溯源而上,一直追寻到最初那一脉细小的流水。这样的事情,深入地想来,还真有点形而上的意味———那是因为最初的源头一直捉摸不定,第一汪水,甚至第一滴水,就如第一线光芒,是无处不在又无法辨明的。水的意义,包括源头的意义也是如此,新安江的第一滴水,在绝对意义上说,是具有理念意义的,当第一滴水从云彩中缥缥缈缈地落下,或者从土地中渗出时,河流的灵魂,就已经依附于其中了;然后,便有了第二滴、第三滴、第四滴……它们又很快积蓄成一汪水,水满则溢,便有了涓涓的溪流……这样的意义,就如同“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哲学定义一样,也如同这个世界数字的意义,从0到1,到2,一直到∞,实际上是一种“无中生有”的过程,0是无,然后是1,是2,是3……这都是“有”,而最后,是∞,∞又是什么呢?同样是“无”。“无”是“有”的开端,同样也是“有”的结束。就如同那第一滴水,当河流产生的时候,第一滴水就已经消失了;而河流最终流向大海,同样也是消失。消失于巨大的“无”之中。
   

现在,我们来到了位于皖赣边界的五龙山脉脚下。山脉宛若一条巨龙,绵延数十公里,它是赣东北的怀玉山脉向西北方向的延伸。所有的崇山峻岭都像一个独立而古老的王国,它的存在,完全可以让山下的人类社会相形见绌。从地质上来说,这一带的地层岩特别古老,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浅变质岩,地质上属于千枚岩类和板岩类,年龄在10亿年以上。这样的数字听起来让人心惊肉跳。在这个古老的王国中,一直生活着各种各样的动物,她们是这个世界中最活跃的一群。飞禽是最丰富多彩的。翻开那些鸟的辞典,就会发现,似乎只要是辞典中列出过的,这座山上就有她们的影子,她们是猫头鹰、鹞鹰、画眉、八哥、黄莺、山树莺、银鸡、锦鸡、红鹁、乡眼鸡、竹鸡、白鹭、池鹭、夜鹭、棕嗓眉、绿翅鸭、花脸鸭、鸢、山斑鸠、大杜鹃、小杜鹃、四声杜鹃、鸺鹃、翠鸟、长耳鹗、白颈长尾雉、秃鹫、锦江鸡、白头鸭、火鸠、八音鸟、喜鹊、鹌鹑、金腰燕、大雁、啄木鸟、小云雀、黄鹂、乌鸦、灰椋鸟、雀鹰、文鸟、蓝翡翠、大山雀、红头山雀、一枝花、环颈雉等等。她们的种类多么丰富啊,而因为丰富,所以整个山峦会变得特别有诗意,仿佛整座山峦就是一个百宝箱似的,只要一打开,就有七彩斑斓扑面而来。
   

飞禽,是这座山峦华美的诗句;而走兽,她们更像是森林的孩子。即使她们拥有庞大的身躯,她们同样也是孩子。在自然界,只有走兽的心思最为单纯,她们的眼神如清澈见底的泉水。走兽们一直是这个世界的经历者,在不断的轮回中,她们明白了很多真谛。她们不贪婪,也不复杂,她们具有真性情,从不装腔作势。在她们当中,一直是平等的,一只松鼠与一头豹子之间,往往可以平等对话;她们和睦地生活在一起,虽然时有悲剧发生,但总体而言,并没有太多的冲突和恐怖。在她们中间,是不存在着身份地位的,也不存在着种族差异。无论是黑麂、猕猴、毛面短尾猴、苏门羚、小灵猫、云豹、金钱豹、獐、毛冠鹿、娃娃鱼、豹猫、刺猬,还是水不存在着种族差异。无论是黑麂、猕猴、毛面短尾猴、苏门羚、小灵猫、云豹、金钱豹、獐、毛冠鹿、娃娃鱼、豹猫、刺猬,还是水獭、石獾、狐狸、黄鼬、豺狗、九江狸、貉子、红春豹等,她们都有着各自的天地,也有着各自的活动习性。她们全都单纯透明地生活着。比较来讲,阴险一点的,是大蟾蜍、蝾螈、蓝尾石龙子、虎纹蛙、五步龙、蝮蛇、金环蛇、银环蛇、赤链蛇、黄肚蛇、土公蛇、竹叶青蛇、王锦蛇、虎斑游蛇、金钱龟等,但她们也只是外表丑陋,至于具体的心思和行为,也狡猾诡异不到哪去,她们的内心,跟所有的这个王国的居民一样,都是一目了然的。
   

相比较而言,那些常年生长在崇山峻岭中的树木们,倒像是六股尖真正的主人,因为她们的生命更长,经历的也最多。她们的心最静,那是因为她们的欲望最少,她们一直静静地生长,静静地观看,静静地思想。她们想的、看的,似乎比谁都多,但她们一直缄默不语。尤其是那些大山深处的千年古树,更像是这个庞大家族中的智慧老人,只有她们,才能控制得住局面,使得所有的关系趋于平衡与和谐。走兽飞禽们当然是聪明的,但跟这些树木相比,她们往往只有自甘渺小的份。当然,这些树木似乎也是不一样的,她们也有着不同的姓氏,有不同的家族和不同的出身,她们就如同人一样,繁衍,迁居,聚集,生长。在这些树当中,红豆杉、黄杉、银杏、香榧、皂荚们的存活时间都在千年以上,她们都可以说是这座山的活化石。她们分别都揣着一本厚厚的谱牒,记录着这座山的历史。行走新安江(之二) - 赵焰 - 赵焰的博客

 

现在,我们进入这座王国了。冒着雨,我们跋涉而上,一直随着新安江流水的方向。能够来到这样的地方,是我们的机缘,也是我们的幸运。是新安江,让我们与这座山峦拥抱。几乎没有道路,我们在两边一人多高的茅草中穿行,我们顺着小溪一路攀援而上,终于接近六股尖的新安江之源了。黄河之水天上来,那指的是黄河发源于高原,水从高原之上倾泻而下。同样,新安江水也可以说是天上来。还没有接近源头,我们就听到了哗哗的水声,从茅草的隙缝中,我们看到一个高达十几丈的瀑布倾泻而下,清澈的泉水从崖头跃落,似一匹银色的绸缎,悬挂在山间———那就是新安江之源龙井潭了。
   

那真是一个神奇无比的瀑布,也是一个神奇无比的深水潭。水清澈无比,像音乐透明,又似孩童瞳仁一般晶亮。在潭中,反射着四周青山,蓝天白云全都显现在深潭之中。潭的四周,清雅幽静,一片绿色。雨下得越来越大,我们只好躲在潭边一棵老树下,这棵树看起来也很奇特,她的树干硕大,树枝茂盛,正好遮避我们。我们看看潭,又看看头顶上的树,但遗憾的是我们孤陋寡闻,无法判断她究竟是什么树种。这样的源头模样是符合新安江的,一条中国最漂亮的河流,当然应该有一个漂亮的开头。在这样的地方,天高断她究竟是什么树种。这样的源头模样是符合新安江的,一条中国最漂亮的河流,当然应该有一个漂亮的开头。在这样的地方,天高云淡,峰峦拔地而起,山中长满了杉树和毛竹,一片翠绿……第一滴水是无法寻得的,她有可能是从泥土里渗出的,也可能是从天上落下的雨水……反正,在这样的地方,新安江诞生了,她从某一根古树之下,从某一丛植物之下,缓缓而轻盈地诞生了……一个生命具有了意义,而她自诞生的那一刹那起,就情不自禁大声歌唱,如同一个婴儿降临在人间一样……
   

新安江的源头,实际上就是一个关于水滴的故事。那么多的水滴,由于机缘,凝聚在一起,凝聚成一个新的生命。于是,一条江形成了。在六股尖,在玉龙山脉,在徽州,在皖南,在群山耸立中……新安江奔腾而下,然后,迤逦而行……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