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斑驳的流年碎影____关于南京的记忆  

2007-04-17 15:1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斑驳的流年碎影____关于南京的记忆 - 赵焰 - 赵焰的博客

 

上个世纪七十年我第一次去南京时,还是一个懵懂的孩童,当时还没有上学。我跟着父母颠颠簸簸,乘着大卡车从皖南一直开到南京。后来,在南京街道上乘那种“大通道”的市区公交车,车上人很多,没有座位,我便搂着父亲的腿蹲在地上,我的身边是森林般的人腿,我拼命抬起头,我只能从人缝中看到车窗外不时有梧桐树影掠过,然后,便是有阳光透过那些密密匝匝的树叶闪闪烁烁,我的眼前经常金光一片……南京,就这样给我留下了斑驳的第一印象。

 

高中毕业之后,我在芜湖上大学,一条铁路线将南京和芜湖联系在一起,去南京,便成了我们的家常便饭。那时我在读中文系,有了点书生情怀,开始有意识“行万里路”了。中山陵、明孝陵、玄武湖、莫愁湖、周恩来纪念馆等南京的著名景点,我都去过很多次,当然,最常去的,还是夫子庙秦淮河了。我想不通是的为什么夫子庙秦淮河这样一个乏善可陈的地方,竟然成为文人的相思梦。我们的课本上就有朱自清所写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朱教授笔下仙境一般的河流,在我眼前却是一条臭水沟——后来,我想明白了,其实也不是当年的秦淮河有多美,那些梦幻,只是书生对南京的夸大其词罢了。秦淮河当年只不过是一个民间“红灯区”,再美,也美不到哪去。朱自清的文章明显地有点矫情,以朱自清的本领,一个区区的小池塘都能写成华美的《荷塘月色》,也难怪他能将秦淮河描绘得美轮美奂了。

 

频繁地去南京,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陪我一个同学去南京搞对象。那时我们系一个江苏籍同学,爱上了一个在南京上大学的女孩。他们曾经是高中同学。我的同学隔三岔五拉我陪他一道去南京。我不懂爱情,但对于外出游玩,一直是很有兴趣的,便乐得当这样的电灯泡。那个南京女孩不算漂亮,但纯朴大方,知书达理。我看出她对我的同学好像兴趣并不太大。往往是到了南京之后,同学白天去陪女同学,我则一个人漫无目的满大街乱窜,也就是在那时,我认识了真正的南京:不繁华的街道上长满枝叶茂盛的梧桐树;梧桐树下与车流一样热闹的,是各种各样的喧哗:市井的吆喝声、自行车的铃声以及汽车的喇叭声交织在一起;人行道上不紧不慢走着的,是南京的市民,他们神色自若,不华丽,不洋气,随意而真实,他们的发言吐字与皖南几乎一致……并且,在南京的街道上总有着一股绵长的气息,仿佛属于青草,属于苔藓,又属于古城墙……那样的气味,我描绘不出,那是一种历史的气味吧,只有南京这样的千年古城,才散发着,这种意蕴深远的气味。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那个南京女生便对我的同学冷淡了。面不见,信也不回。我的男同学急了,又带我赶到南京。我记得那是一个秋天的下午,下车后,同学问我借了些钱,到商场给那女同学买了一双高级皮鞋,让我给那女生送去。我被他的行为弄得目瞪口呆,上个世纪80年代初,大学生一个月生活费也只是一二十元,没想到他出手如此之大。他在校门口等着我,我独自一人进了学校,当我把那双贵重的皮鞋取出来交给女孩并转达意思之后,女孩非常生气,她几乎愤怒地表明她一点也不喜欢那个男同学,让我把皮鞋拎回去。我出了大门神情沮丧地向男同学转达了女生的意思,男同学眼泪一下流了下来,一句话不说就往火车站赶。回去后两天内一直不吃不喝,但三天以后,大约是想通了,他又生龙活虎了,并且开始追另外的女孩子——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目睹南京爱情,也是南京每天发生的千千万万爱情中的一种。而那个南京女生,从此我一直没见过她。一直到现在,想起这件事,我都钦佩她的主见,这似乎是南京女孩才有的果敢和倔强。

 

后来,就是工作了,工作之后,因出差去过很多次南京;也在假期带着家人去那些我已很熟悉的景点玩,然后,去新街口一带的大商场买东西。感觉到南京越来越繁华,东西也越来越丰富,但居民的变化依然不大,人们穿着还是不太洋气,街头仍是肆无忌惮地大声说话,当地的都市报也毫无品味,横七竖八地刊载很多市井新闻。也许对于这个城市的居民来说,因为经历得太多,那种生命的常态便很难被打破,也就懒得去改头换面了。

 

那时候已经开始写作了,有了书生意气,也有了自命不凡。每次到南京,我就会想,这是苏童、叶兆言和毕飞宇的城市,因为有着他们,南京才不敢让人小觑。比较起南京,我所在的城市蛇栖龟息,所以我格外羡慕南京虎踞龙盘的鸿蒙,这种大气而静谧的城市,才是真正的卧虎藏龙之地。

 

 噢,还忘了一些重要事情——我在皖南小县读小学的时候,有一年,转来了两个来自南京的学生,他们是一对兄妹,跟随父母来此地下放的。后来几年,我一直跟那南京来的男生对立,我们拉帮结派,占山为王,兵刃相见。他那边一直人多势重,而我总是相对弱小。我们的战争一直持续到小学毕业这对兄妹回南京。现在想起来,之所以南京男孩势力强大,那是因为他有一个漂亮妹妹的缘故。那个南京女孩皮肤白白,大方沉静,留有一根粗黑的大辨子,长长地,一直拖到屁股下面。她的大辫子摆呀摆,那班小屁孩便立场不稳,乱了方寸,卖友求荣了。

 

而那根粗黑的大辫子,就是我眼中最初的南京。(完)

 

 

阳春三月,我们邀请北京著名报人程益中老师来南京讲课,闲暇之余,我们陪他走了明孝陵、梅花山、中山陵、灵谷寺、美龄宫,当然也少不了看了明城墙、玄武湖和总统府。一路下来程老师生发出许多感慨,次日他飞回北京就给我发了手机短信:“南京是所有书生的梦中情人。”这句话一下子就击中我们内心最柔软的部分,也引起了编辑们的强烈共鸣,于是就有了这期的策划。

南京在历史上是个多灾多难的城市,也是个春风吹又生的城市。也许正是这个缘故,这里的人们对待生活会想得开,看得透。六朝古都,山川形胜,民俗风情,构成了诗意的自然和人文景观,尤其会让有点文化情结的书生的灵魂有所依附。

记得那天黄昏陪程老师在紫霞湖,我们不约而同被一座古色古香的房子所吸引(这种文化心理、价值观、审美趣味竟会惊人的相似),正是这种小桥流水、雨打芭蕉、花前月下、红袖添香,组成了书生们追寻的“梦幻组合”。那天我们几个人静静地坐在紫霞湖边,夕阳西下,一湖清水,当时有位中年男人游泳上来,穿着短裤沿着湖岸边跑步边喊:好爽啊!好爽啊!那种与山水融为一体的人生状态,正是我们想要的生活。

一条短信引发的特别策划,这似乎有点偷懒之嫌。但我们在操作这个策划时绝对没有偷懒,甚至动用了超豪华的阵容。比如分别请了四个江南的书生:南京的叶兆言、上海的叶辛、杭州的孙昌建和合肥的赵焰——分别代表上海、江苏、浙江和安徽(有点形象代言人的意思),从不同角度用文字来表达他们沉淀在内心深处的南京。比如我们还做了《最让书生惆怅的10个南京经典场景》,用典型场景来带出南京各个时期的典型书生,企图有点时空穿越的感觉。当然我们还动用了编辑部的四位摄影记者,选择四个不同风格的美女并从不同角度来拍摄他们对这个城市的爱恋。

再说下去有点王婆卖瓜之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这个选题完成过程中,我们的态度是真诚的!
 
 
   

<<东方文化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