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单大师变成了单老师  

2007-09-17 11: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风起时,娱乐界却是风平浪静。只有一则消息如病毒性感冒导致的咳嗽一样响亮:单田芳被央视“招安”了!这位著名的评剧大腕雄赳赳地再次走上讲坛,不过,这一次踏进的不是“曲苑杂谈”的门槛,而是赫赫有名的“百家讲坛”。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惊呼:江湖上少了一个“单大师”,讲台上多了一个“单教授”。

 

单田芳气宇轩昂地踏上“百家讲坛”,给人的感觉总有点怪怪的——忍不住,就想起了很多年前的老电影《春苗》:在那部电影影中,葛存壮饰演的那个讲“马尾巴功能”的教授——瘦瘦的、带有一幅黑框眼镜、中山装风领扣紧紧闭合、看起来迂腐不识时务的“臭老九”,在讲台上拖着长长的调调说,“这个,这个,马尾巴的功能嘛——”,在一年到头看不到一匹马的南方山区,以马作为专业课,并且要从马尾巴细细地讲起,绝对是应该嘲讽的——如今,当单田芳摇身一变,温文尔雅地走上讲台,一本正经地讲解历史风云而不是故事传奇时,我同样也有着这样的荒诞感。不知单先生此举,究竟算是“弃暗投明”呢,还是“明珠暗投”,从此走上了不归路?

 

结果还真的不好说——我的看法,当然还是后者。

 

我是很喜欢评书的,并且,就评书与我的关系,说来话长:我懂事时,已是文革后期了。粉碎“四人帮”后,我父亲工作所在的县文化馆常请一些江湖“说书人”来演出,文化馆卖票,和说书人五五分成。每一次演出,文化馆可以容纳上百人的排练场总挤得满满,有时因为实在太挤,就把场地挪到院子当中露天演出。每到说书人登场,台下群情激越。说书人在台上眉飞色舞地讲,唾沫星子乱飞,观众们则在下面竖起耳朵一字不漏地听。我当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每逢说书的来,我就早早地搬着小板凳坐在前头,目不转睛一场不落。就这样,评书成就了我最初的古典文学和英雄主义熏陶。

 

上了大学之后,宿舍里每人一台收音机。那时人们最爱听的,也就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的评书了,整个大学期间,我们听了刘兰芳的《岳飞传》、《杨家将》以及单田芳的《三国》等等。有时候我们甚至因为评书而懒得上课,在我们看来,刘兰芳与单田芳的评书比那些老夫子们教的腐朽知识要精彩得多,也有趣得多。

 

上个世纪90年代之后,我与评书慢慢疏远了。现在想起来,曾经沉湎于评书的我之所以不再听评书,那是因为有了图文并茂的电视剧,有了《东方时空》,有了好莱坞盗版碟的缘故。有了这样色彩斑斓、音像并茂的东西,谁还愿意去看一个中年男子或女子的独角戏呢?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就离与评书很远,也离单田芳刘兰芳们很远了,那些热爱评书的日子也恍如隔世。当然,如果把这种疏离也当作一种错误的话,那么,错误的一方完全不在单田芳们,在于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在于见异思迁的我们——我们抵御不了花花世界的诱惑,就那样渐行渐远,远离了祖国的文化遗产。

 

不仅仅是评书,在这些年里,我们同样远离的还有相声、京剧、黄梅戏、杂技……曾经红火的小品、七姑八姨的肥皂剧,乱七八糟的选秀,甚至我们一段时间内无法割舍的春节联欢晚会……时代一直前行,不知不觉中,我们也在改变——与我一样,众多的观众总是具有某种“黑瞎子”般的习性,他们总是喜新厌旧,而成功的掰了一根玉米之后,会很快地把手头上的掷得远远,然后,就那样不断地折腾自己,让那些曾经很辉煌的民间艺术一唱三叹,耿耿于怀。

 

就这样,单田芳们不知不觉地变成了祖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了。文化遗产虽然光荣,作为评剧的代表人,单田芳自然也可以享受“遗产”的光环,但作为一个大活人,过早地成为“遗老遗少”,自然心有不甘;或许,还有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吧,看着易中天于丹们眼红?在忍受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冷遇和寂寞之后,单田芳终于决定“铤而走险”了,他要摇身变成一个学者,走上讲台,既然现在的人们那样酷爱历史与文化,那么就摒弃传奇,也来讲讲历史与文化。这样的行为无可厚非,而且,我认为,凭单田芳字正腔圆的基本功,凭他堂堂正正的相貌,这样的转型绝对不会失败,至少,不会比纪连海老师差吧!

 

单田芳大师的“弃暗投明”之所以引起一片沸沸扬扬,那是因为他的此项举动,宣告了他所代表的民间艺术的彻底“沦陷”,彻底失去了市场。可以想象,当单田芳一本正经地讲解历史,剖析人物,阐述历史唯物论,指明人类前行的方向时……他不会再使用那个用惯了的醒木,不会潇洒地抖动手中的折扇,更不会在口中发出“伊伊呀呀”口技般的惊叹了。当单田芳不再使用明笔、暗笔、伏笔、惊人笔、倒插笔、补笔、掩笔等评书手法有声有色讲述传奇故事时,单田芳算是真正完成了脱胎换骨——单田芳变成了老谋深算的易中天教授,变成了诗意盎然的于丹副教授,变成了儒雅有礼的王立群教授……我的天!这样的转变,就像相声变成了小品,虎落入了平川,鹰变成了鸽子,蛇变成了鱼,崔健变成了闫维文。

 

当然,我们不能指望单田芳永远是单田芳。当21世纪不同于20世纪,更不等同于19世纪的时候,单田芳的变脸完全是情有可缘的。不管他变成易中天也好,变成王立群也好,变成于丹也好,甚至变成孔乙己也好,反正,变是一种趋势,不变才是一种怪事。好在这个时代习惯于五色蛊惑了,娱乐精神开始成为时代的主流了,它主宰着这个时代,也主宰着我们每一个人。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