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蝶影抄:如鲠在喉的迷宫  

2007-10-06 16: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蝶影抄:如鲠在喉的迷宫 - 赵焰 - 赵焰的博客 

 

姜文电影《太阳照常升起》似乎成为最近的热点,原因在于:这部电影是姜文历经6年所拍的一部心血之作;除此之外,电影的讲述方式很现代,它是4个故事的拼盘,这种讲故事的方式,对于国人来说,似乎很新鲜。《南方人物周刊》最新一期中,也重点推出了有关这一部电影的专题。对于姜文的热点电影,我当然不会放过,在第一时间买了碟看了。看过之后,有朋友要我谈谈对这一部电影的看法。我想了想,说:你们还是先补补电影课吧,去看一看《云上的日子》、《低俗小说》、《暴雨将至》,还有《狗脸爱情》、《疾走罗拉》以及去年曾获奥斯卡奖的《撞车》和今年获美国金球奖的《通天塔》。

 

我不是好为人师,的确,看过这些电影,这部《太阳照常升起》就会优劣自现了。

一个年轻的男人,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奇怪的老人,都跟狗有着密切的关系……这是墨西哥电影《狗脸爱情》中的人物,一场车祸,将他们交叉在一起,而在未交叉之前,故事分别是这样的:一、年轻人爱上了自己的嫂嫂,想带她离开粗暴凶狠的哥哥去私奔;年轻人用自己的爱犬参加斗狗比赛,赢了一大笔钱,突然有一天,他发现这笔钱和嫂子、哥哥一同失踪了。暴怒中,年轻人又去参加另一场比赛,因为对方耍赖,男人一刀捅了耍赖的黑社会老大,带着自己的狗驾车狂奔。二、一个著名的女模特红极一时,她的情人终于离开了妻儿跟她住在了一起,女人得意地驾车出行。三、一个拾垃圾的老子,实际身份是一个杀手。在此之前,老人是一个大学教师,因为反政府而入狱,妻子改嫁,女儿已经成人并以为父亲已死。老人流浪在街头,终日与一群狗为伴。这一天,老人推着垃圾车走在街上。

 

就这样,发生车祸了。地点就在大街上——年轻人的车和漂亮的模特的车撞在一起,两人奄奄一息地被送往医院,那条斗犬被在场的老人抱回了家。

 

故事在交叉之后变成了这样:一、年轻人瘸了腿,他的哥哥本来就是个抢劫惯匪,终于在一次抢劫银行时被警察打死。年轻人在葬礼上遇到负情的嫂子,不计前嫌,依然邀请她一同去远方开始新生活,嫂子断然拒绝他的要求。二、女模特的大腿粉碎性骨折,回到家里,她变得歇斯底里,和情人大吵大闹,情人悔意难当。三、老人救回了那条狗,在做完一票收钱杀人的生意之后,老人找到自己女儿的住处,把钱留给了女儿,带着那只狗离开了城市。

 

《狗脸爱情》算是一个复杂的故事:暴力、血腥、爱慕、背叛、厌倦、残忍、亲情、隔膜……电影的成功之处在于用这种线索交叉似的方式把这个复杂的故事讲得清晰流畅花团锦簇。正因如此,这部电影获得了2000年戛纳电影节大奖。

 

实际上《狗脸爱情》的讲故事方式并不算独创。以这样的方式讲故事,最早的,应该是黑泽明的《罗生门》,一个事实从几个人口中说出,自然各不相同。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叶,昆汀·塔伦蒂诺的电影《低俗小说》正是以这种方式获得了成功。这部电影,采取了4段式结构,将镜头对准黑社会的下层,将一个暴力故事演绎得活色生香。也正因此,电影创造了一种模式,一种说故事的缤纷模式。

 

在此之后,这种讲故事的模式被运用得比较普遍了。令人奇怪的是,当这种叙述方式与形而上的思想相结合时,往往会起到预想不到的效果。这当中最成功的,是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维姆·文德斯合作的《云上的日子》以及马其顿导演米哥·曼彻夫斯基的电影《暴雨将至》。还有,就是去年获得美国电影金球奖的《通天塔》。值得一提的是《暴雨将至》,曼彻夫斯基在拍摄这部电影时非常年轻,但他一出手,就获得了1994年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1995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暴雨将至》分为“Word”、“Face”、“Picture”3个独立而相互关联部分:一段不可能的爱情,一个两难的抉择,一段手足的残杀。3个故事,像一个圆,时间的直线推进变成了循环,故事的终点又回到了起点。在电影中,暴雨是一种象征,隐喻将要降临在人类身上的灾难。这4个故事,恰到好处地渲染出世界的寂寥、空寞,人们的焦躁、困惑、杀戮,以及迷茫与无助。人类的身上总是有太多的罪恶,只有暴雨来临,才能将那些愚蠢的人们冲刷得干干净净。有一种悲伤自电影中油然而出,那是人类共同的悲伤。以这样的视角来俯视人类的苦难和窘迫,当然会让这个世界感到震撼,也会引起人们的强烈共鸣了。

蝶影抄:如鲠在喉的迷宫 - 赵焰 - 赵焰的博客

——又回到姜文的电影——在这一期《南方人物周刊》中,姜文在谈到电影《太阳照常升起》时,提及了事物的偶然性,也许,电影想表现的,正是事物的偶然性,世界看起来是必然的,其实真正起决定作用的,却是事物的偶然性。这,有可能就是姜文想表达出的电影的哲学意味吧。可以说,这样的理解无可厚非。阐述偶然性主题表达最完美的,应该是德国导演汤姆·提克威的《疾走罗拉》。在《疾走罗拉》中,电影以罗拉奔跑速度所造成的结局来探讨着世界的本质。从某种程度上说,罗拉的奔跑时间,决定了事物的结局。《疾走罗拉》是一部非常玄妙的电影,这部电影似乎有着德国黑森林的某种特质,幽寒、凛冽,以及无法诠释的神秘。

但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却让人感到生硬无比——它不是哲学的,也不是诗意的;不是故事的,也不是抒情的。我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是,中国电影到了这一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电影人的先天缺陷造就了中国电影的孱弱——无论是生于50年代的张艺谋、陈凯歌,还是生于60年代的姜文、贾樟柯,都可以说是发育不良的一代:成长期,他们如一头头孤狼,痛苦、茫然、自私,好恶斗狠。尽管经过后天的改变,狼性转化成了能量,困惑变成了才华,但早年的缺失,使得他们明显缺乏沉静的气质,一种悄然而沉潜的表达方式;也缺乏情怀,一种真正的,对于人类走向给予足够关注的悲悯情怀。先天性的孱弱,使得他们存有明显软肋——当他们讲述熟悉的生活时,他们尚可以得心应手,但一进入人类飘忽不定的主题时,往往技长心短、莽打莽撞……在很多情况下,才华并不能左右一切,那种无形的巨大力量,往往来自于心灵的沉静,来自于油然于心的悲悯情怀。而这个,才是一部伟大作品的底质。

 

前一段时间读北岛的《失败之书》,感觉非常好,一直游走在东西方文化边缘的北岛在这一点上也有着切身的感受,在那本书中,北岛谈到:与西方文化相比,中国文化在内心深处,缺乏的是一种孤独,一种别人生下来就懂的深刻的孤独。这是说到关键之处了。《太阳照常升起》给我的感觉是——与其说这是一部深刻的电影,倒不如像是一出杂乱无章的魔方游戏;在玩耍中,姜文把自己都迷失了。尽管电影表现出很多出众的才华,但在骨子里,却缺乏伟大的内在力量,浮躁而空乏。与张艺谋和陈凯歌所犯的相同的毛病在于,导演过于聪明地玩转着手中的摄影机,它忘了,摄影机本身就是一双眼睛,一双凝视的眼睛。这一部《太阳照常升起》让我有一根骨刺卡在喉管的感觉,上不了,也下不了。清除它的日子,才是我舒心的时候。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