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褒禅山·香泉谷·霸王庙  

2007-12-21 11: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褒禅山

 

早知道著名的褒禅山就在含山境内,离合肥不远,但一直没有机会去游历一番。这一次跟着芜湖晚报组织的副刊会议,轻松自由行,倒是了却我的一个情结。

 

我知道褒禅山,当然是因中学课本上王安石的《游褒禅山记》。王安石告诉我们,褒禅山原名叫“花山”,后来慧褒禅师在这里建立古刹,所以就改名为褒禅山了。在褒禅山脚下,有一个神秘的洞穴。王安石与四人带上火把进入,愈深愈难,其见愈奇。正感叹间,不知谁说了一句:“再不出去,火就要灭了。”急忙出洞,每一个人都称赞洞中的奇妙。再一了解,所至之处还不到十分之一。于是王安石后悔不已。他告诉人们:世界上最瑰丽独特的风景,常常在险远的地方。只有有着坚定意志的人,才能冲破“幽暗昏惑”得到最后的精彩——这个道理,不单单是一个旅游的总结,而是有志者立身行事的通理。

褒禅山·香泉谷·霸王庙 - 赵焰 - 赵焰的博客

王安石游褒禅山是1054年。在此之前,他担任了4年的舒州通判,相当于现在的副州长或秘书长,州府即现在的潜山县城。告别了舒州之后,王安石先是渡过长江游玩了池州,然后轻舟直下当涂采石;可能是游兴未尽吧,王安石又渡过长江,来到江对面的和州游玩,这才来到了褒禅山。

 

 平心而论,王安石这篇文章写得并不是太好,说教的成分太重,像是最早的“杨朔体”,哪里比得上苏轼的《前赤壁赋》呢!不过想想王安石写这篇文章时只有34岁,志向高远,壮怀激越,在这样的情境之下,写出这样的励志文章,也就不足为奇了。

 

王安石跟苏轼不太一样,他不算是一个纯粹的书生,在政治上,王安石一直是有着野心的,也有相当的能力。在生活上,王安石是有名的“邋遢王”,极度不修边幅,经常很长时间不洗脸漱口,不洗澡,衣服上油迹斑斑。王安石生活极不讲究,人却极度自负,甚至可以说是刚愎自用。性格决定命运,王安石的不平和,也决定了他做事容易一意孤行,一厢情愿,最后收不了场。王安石在改革中与苏轼是闹得不愉快的,让苏轼受了很多磨难。王安石和苏轼都是君子,同是君子,并不意味着能走到一起,“气场”不对,一岔气,就很难合作了。

 

褒禅山山下的华阳洞实在是没有什么东西。我们在里面走了一圈,一点也没看出个名堂。倒是觉得褒禅山还是相当有特色的,林木葱茏,风景清幽,尤其是褒禅山上的树,跟其他地方不一样,全是从石头中长出来的。成语有杂花生树一说,在这里,应该改成“杂树生花”,那些乱七八糟的树,就像一朵朵怪异的花一样。尤其是在冬天里,黑黑的,光秃秃的,面目狰狞,像是立体的版画。我很喜欢这种怪怪的感觉。

 

 

香泉谷

 

 香泉谷位于和县香泉镇,是一处温泉所在地。据说南朝昭明太子萧统曾在这一带出家,得了一种皮肤病,看到山里有温泉,洗了几次温泉浴,很快就把皮肤病治好了。身体好了,精力也旺盛了,萧统便组织编纂了《昭明文选》,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学遗产。如果这个传说的确属实,那么,香泉的确为中国文化做出了巨大贡献。《昭明文选》的好在于独特,《文选》30卷,收录的,不是先秦至南朝正统文化推崇的“集史经注”,而是文学作品,天马行空,男欢女爱。这种编文选的观点,在当时是要有相当胆略的。萧统是太子,只有太子,才敢这么做。

 

昭明太子是一个贾宝玉似的人物。他不仅长得眉清目秀,而且聪慧无比,读书一目十行,过眼不忘。萧统三岁时就开始学习《孝经》和《论语》,到了五岁的时候,已是遍读儒家《五经》,并且将《五经》倒背如流。萧统还很多愁善感,有一次,萧统的母亲丁贵妃生病,萧统便搬回皇宫,朝夕伺候母亲。母亲的病一直不见好,萧统就开始绝食,想以此来打动上苍。吓得梁武帝赶紧给他写信,大意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要是绝食绝出个啥毛病来,不也是对我不孝嘛!萧统这才开始吃点东西,不过每天就喝点稀饭。梁武帝又给他写了封信,说你要饿坏了,你老子我咋办呢?萧统这下才恢复进食。

 

萧统跟贾宝玉一样,是一个雅人,一个痴人,更是一个男女同体的人。每天,萧统除了自己写书之外,还在府中养了一大堆文人,每天和大家切磋文艺,闲来饮酒作诗。有一次,吃着喝着玩着,有人提议,这么好的风光,不如叫几个歌妓舞妓来一起乐乐。萧统没有回答,起身吟诗一首:“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大意是:这里有山有水,风光无限,何必要那些声色犬马。这个雅人,把别人羞了个半死。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清则无寿”,也难怪萧统死得太早,只有31岁。一个人考虑得太多,心思太密,又太软,那肯定是要大伤元气大折阳寿的。

 

像贾宝玉、萧统这种底质干净、柔弱善感的人,最容易与佛有不解的渊源了,他们极需从虚空中汲取强大的内心力量,更何况萧统的父亲梁武帝萧衍本身也是佛教徒。萧统遭遇佛教之后,感觉自己像鱼一样游入深海,有光从头顶上照下来。从此,萧统开始读佛经,他非常喜欢佛教的寂灭之说,“自从一读愣严后,不读天下糟粕书”。萧统是什么时候遭遇香泉谷的呢?想必是跟一帮僧人骚客在一起游玩的时候。萧统在香泉谷里治好了自己的皮肤病,一高兴之下,便欣然题字:天下第一汤。

 

香泉谷不愧为“天下第一汤”——我们在里面洗的时候,能感觉到水如丝绸一样润滑,又如丝绸一样温暖。我们的身边,有华美的灯光,也有轻音乐,整个浴汤云蒸霞蔚。人在温泉里洗浴,真有点人间仙境的感觉,好像自己把身子晃一晃,摆摆尾巴,就会变成了瑶池中的上界神仙。

褒禅山·香泉谷·霸王庙 - 赵焰 - 赵焰的博客

温泉真是个好东西。也难怪人一趟入这样的地方,就把家事国事天下事忘得干干净净。在西方,罗马帝国就是在澡堂子里,把打下的那一边江山像一块皂角一样,慢慢地洗没了;在中国,唐玄宗以及杨贵妃也是爱洗澡的,在著名的华清池,大唐那么雄浑的元气也在烟笼水雾中熏成了残花败叶,这同样也是洗浴闹的。想必人一遭遇水,便会变得空灵而干净了,那些尘世中的劳什子,去费力闹心地占有干吗呢?因此也懒得打理了。人,最开始的时候肯定是从水里爬上来的,要不,怎么一见到水,就会变得六神无主呢!

 

香泉谷附近还有很多景点。西面,是王安石提到的褒禅山和让伍子胥一夜白头的昭关;西北面,是凌家滩遗址,曾经出土了“中华第一玉龙”;不远处的和县县城,有刘禹锡的陋室……“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香泉谷处于吴楚交界的隙缝中,真是一种幸运。当年,这一带一直是一片战场,在战场的边缘地带,有这样一个情趣之地,真算是天造地设了。

 

霸王庙

 

 香泉浴后,一觉天明,身轻如燕,便去了南面项羽自杀地的乌江镇。

 

 霸王庙我这已是第二次去了。感觉到霸王庙跟三年前相比,一点也没有什么变化。游人很少,庙宇冷清。享殿中霸王怒发冲冠,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史记》说项羽是“重瞳”,意思是说项羽一只眼睛中有两个瞳仁。这是抬举项羽了!按照我的理解,“重瞳”就应该是“老花眼”,项羽就是名副其实的老花眼。要不这个粗中无细的家伙怎么不听从范增的意见在鸿门宴上杀了刘邦呢?真不知项羽当时是怎么想的。韩信后来说项羽是“妇人之仁”,那是说得好听的,说难听的,项羽就是“老眼昏花”。

 

垓下一战后,项羽逃到了江边,思前思后,还是选择了自杀。那是他灰心丧气了。项羽知道玩不过刘邦,再回江东,召集人马来,还是玩不过刘邦。刘邦多厉害啊,华夏文明在黄淮一带可谓是根深蒂固,遍地开花。从老子一直到后来的曹操,这一带出了多少来,还是玩不过刘邦。刘邦多厉害啊,华夏文明在黄淮一带可谓是根深蒂固,遍地开花。从老子一直到后来的曹操,这一带出了多少“人精”啊,只不过到了三国之后,这里的气韵开始支离破碎,有一点呈颓势。这里的人,看起来一个个不显山不露水,其实,他们都是老子和庄子。看看刘邦的老乡们就可以知道了,肖何、曹参、樊哙等等,看起来一个个“土疙瘩”似的,但他们都是“雄才大略”。只要读过《鸿门宴》的人都可以知道,世家子弟的项羽才叫一个老实人呢,即使是樊哙这样市井中的杀狗之徒,也能把项羽哄得一愣一愣的。面对这一帮如此的对手,项羽哪能赢得这场战争呢?

 

王安石那一次游和州,也去了霸王庙,在霸王庙,王安石看了杜牧写的那首著名的《题乌江亭》诗,很不以为然,于是也写了一首:“百战疲劳壮士哀,中原一败势难回。江东子弟今虽在,肯与君王卷土来?”以王安石的认识,项羽的失败在于丧失了民心,百姓也不会支持他了。王安石的看法,显然比杜牧要实际得多。

 

虽然没有什么可看的,但我仍在霸王庙里转了一圈。然后,又去了附近的碑林。在碑林中,我找到了陈立夫为霸王庙的题字,是《论语》当中的一句话:“求仁得仁又何怨。”实际上对项羽来说,在身后,能赢得一片惋惜,就已经足够了。当年的成功与失败,在很多年后看来,并无区别。况且失败者还会引起人们的同情和共鸣,这似乎更是超过成功者了。

 

上一次来霸王庙,我就在陈立夫的手迹下留了一张影。这一次,我又一次在下面拍照。物是人非,恍兮惚兮,四年就这样过去了。我是既不成功,也不成仁,只有拍拍照片胡思乱想的份。

褒禅山·香泉谷·霸王庙 - 赵焰 - 赵焰的博客

离开霸王庙的路上,看到一个署名“霸王文化研究会”的通知。方知晓霸王还有研究会,而且还正儿八经地研究文化。真不知道什么叫“霸王文化”。文化主要是静态的,一凶猛,就难见文化了。以华夏文明为例,几乎可以说是一种“静态文明”,是在静中求得三昧的。这样的静态是因为华夏文明的生存和自然背景,华夏文明是农耕社会的产物,既然是耕种,就要多少年如一日地守在一个地方,春耕秋收,求天祈雨。这一点不像西方文明,以游牧性质为根基,那是“四海为家”,走到哪里是哪里。所以他们的文明相对而言是“动态的文明”。这个事情讲起来就比较复杂了,有很多道理,在文字里绕来绕去,很难走出自己的迷宫。

 

 不写了不写了,就此打住。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