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蝶影抄》选登:记忆与爱情  

2008-10-05 11: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蝶影抄》选登:记忆与爱情 - 赵焰 - 赵焰的博客

一切都是从记忆开始发生的,阳光下的沙滩,踩在细沙上的赤脚,碎花的小短裤……一个叫做安东尼奥的少年,12岁时,情窦初开爱上一个漂亮的女理发师。一进入理发店,他就拼命地吮嗅着店里的味道,想从当中分辨出女理发师身上的香水味。这味道使小男孩迷恋不已,无法自拔。

 

某一天,女理发师突然原因不明自杀而亡。少年悲恸欲绝,同时埋下了永远的情结。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安东尼奥慢慢步入中年,他开始发福、谢顶,但内心中,那个心结却越收越紧,像浸过水的棉线一般。有一天,安东尼奥住地附近新开了一家理发店,主人是一个漂亮的女理发师。安东尼奥情不自禁想接近她,然后,他就坠入了情网。第二次进店,安东尼奥努力掩饰自己的窘态,鼓起勇气问她:你愿意嫁给我吗?女理发师没有表示。安东尼奥讪讪地离开了。第三次进店,她装着不认识他,在他要离开时,她说:那天你怎么了?若你是真的,那么,是的,我会嫁给你。那一刹那,中年男人变成了小男孩,他抬头看着她,心花怒放。梦想成为现实,他终于拥有了理发师新娘。

 

自此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激情如火一样燃烧在理发店中。甚至,他们会早早地关闭店门,享受爱的沐浴。在她为顾客理发时,他也会在一旁深情注视,有时候竟然忍不住起身舞蹈……终于有一天,女理发师悲哀地注视着橱窗外,喃喃自语:“暴风雨就要来了。”然后,她离开理发店,来到海边,纵身跳入波涛汹涌的大海……

 

 这部《理发师的情人》是一部典型的法国电影,导演帕特里斯·勒孔特。法国电影就是这样,感性、癫狂、迷离,略带神经质,情节上恰到好处的晦涩……电影很像是地窖里刚刚启封的红葡萄酒,既冰冷又热烈,散发着凛冽的异香。

 

故事应该有着帕特里斯·勒孔特少年时的真实感受吧?没有类似的童年经验,是很难把握这样细腻情感的。电影始终弥漫的,是一种柔和的光感,像梦想,又像女性的体味;还有音乐,当电影中小提琴舒缓缠绕的时候,有一种忧伤,如水中的光影一样斑斓闪烁。

 

 那个女理发师为什么要自杀呢?是因为一种恐慌吗?人不可能永远生活在幸福之中,当爱情变得过于炽热时,与其让它慢慢冷却,还不如携带着爱情的体温倏然消失。对于爱情,女人一直既爱又怕,得到爱情之日,就是爱情死亡之时。

 

 让我感兴趣的是电影对于理发师的描写。勒孔特为什么如此钟情理发师呢?或许,理发师本身就是一个意象吧。有很多感觉,是人类共通的,是那种游走在情欲边缘的感觉;那种不确定的情感和欲望,有时抑制不住地就从那种细微的接触中表露出来,于是,整人类共通的,是那种游走在情欲边缘的感觉;那种不确定的情感和欲望,有时抑制不住地就从那种细微的接触中表露出来,于是,整个过程就变得暧昧;然后,就是渗入身体,就是克制,就是想入非非。这种感觉如此纤细,又如此强烈——犹如豆芽涌动——也难怪让人刻骨铭心了。

 

 理发师就这样成为一个情结。也可能正因如此吧,它成为电影永远的题材,有那么多的人热衷去拍理发师——先说国内的,1962年,上海天马公司曾拍过一部《女理发师》,主演是漂亮活泼的王丹凤,当然,这部电影不是表现情欲,而是歌颂劳动。2000年以后,国内拍的两部有关理发师的,一部是画家陈逸飞投资拍摄的电影,片名就叫《理发师》;另一部,则是关之琳主演的《做头》,这两部电影都与情欲有关。

 

 俄罗斯的《西伯利亚的理发师》算是一部不朽的经典了。在观看这部片子的过程中,我不断嗅到了阳光、雪原、白桦林的气息,品尝到人生的辛酸与苦涩,甚至看到了爱情和人性在绝望时升腾起的淡黄色的尘烟——1885年,俄罗斯的冬天,在通往莫斯科的列车上,一个军校学生被恶作剧地留在了一个包厢,邂逅了一位身份特殊的美国女子——简,他们一见钟情并且发生了一夜情。很快,这段如胶似漆的爱情戛然而止。琴声如诉中,年轻的士官生卷入时代的漩涡,一切都身不由己——帝国的天翻地覆毁灭了他的理想和生活,士官生被发配到西伯利亚,跟一个当地的女子结了婚——那段美好的爱情像另外一个世界的招幡,残留在他的记忆深处。同样,在大洋彼岸,那个女子一直沉耽于爱情之中。一直到10年后,女子带着她与士官生的孩子去了西伯利亚。在极地之侧,因为他们的团圆,有了一线生机和温暖。

 

 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时,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这部电影叫《西伯利亚的理发师》。在电影中,我似乎找不到与理发师有关的东西。后来,我又看了第二遍,这一次我找到了许多跟“理发师”有关的元素:当初士官学校在排练莫扎特歌剧《费加罗的婚礼》时,那个士官生演的角色,就是理发师;在西伯利亚,有一台砍树的机器叫“理发师”;当然,最重要的是,男主演被贬西伯利亚时,小木屋里放着推子和剪子,可以看出,在当地劳动改造时,他从事的工作,就是理发师……理发师像一个圈,套住了主角的人生,他逃不脱命运的安排。电影仍旧有着宿命的诠释:男人活在记忆里,女人活在爱情里。

 

《蝶影抄——赵焰电影随笔》(上海远东出版社2008年9月版,定价25:00)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