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林伟光:在徽州的时空思索  

2008-11-19 16:03:00|  分类: 相关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里的星空越来越凸现出了动人的魅力,相对封闭的空间,使时空在这儿停住了脚步,与灵异的黄山同在的这一片被称为徽州的土地,轻灵而又沉重,蜿蜒而清澈的新安江流向富庶的,号称“天堂”的江南,那如画屏似的富春江风光,是如何的如诗如画。但在这片天空下成长的赵焰,却不怎么赞美这徽州的山,他把美到极致的黄山,以及另一座齐云山,都撇出了徽州,因为它们的美是大美,不仅仅属于徽州;属于徽州的,他说倒是这众多的寻常的,并不著名的山。这些山“它们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一点也不引人注目,是彼此之间没有特色也很难相辨认的。”但寻常却是最具生命之力的,凝重的山与轻灵的水,共同孕育了历史上的这一群风流人物——徽州人。随着商品经济的得到重视,徽商的形象正逐渐摆脱了历史的云遮雾罩,以一种较接近真实的面目走进了人们的视野,于是研究徽商的命题成了一时间的炙手可热。其实这远远不够,徽商有徽州人的鲜明特征,有徽州人喜儒的品性,有把白花花的银子换取浅斟低酌的精致生活的风尚,但到底还不能说徽商就是徽州人。

 

  徽州人到底是怎么的一个族群呢?这是身为另一个“好儒喜商”族群的我所最感兴趣的。这些年有关的书籍也读了若干,深深浅浅的印象也留下一些,但似乎一直在期待一本更加透彻的有关徽州人的著述。赵焰这本《千年徽州梦》的出现,恰恰令我表现出了一种异乎寻常的兴奋,或许冥冥间已经有了某些先见的感应。应该说,就目前而言,这是一本我阅读到的在这方面上最好的书。这似乎与作者那种超乎他人的识见颇有关系。虽然关于徽州的记忆,赵焰有更多更多的生动的细节,感性的甚至煽情而荡人心魂的,他完全可以一种赞歌式的抒情,去抒写心中最美最美的故事,甚至歌咏那因相对封闭而得以保留下来的粉墙黛瓦、幽深小巷,乃至背倚斜阳的那种久违了的田园牧歌。这当然是更多写徽州者的选择,一种文人的怅惘在新安江那跳金跃银的摇漾中渐行渐远。然而,这肯定不会是赵焰,他当然也算是文人,但这有关徽州的文字里,他却更似一个思想者。山山水水的绮丽里,他寻寻觅觅,不是为了单纯的怀旧,那种远逝了的辉煌,于他只是一份历史意义上的参照,是供他思索,甚至反省的标的。当然这也必然要涉及到具体的人与事,那些曾经存在过的,甚至叱咤风云的历史上的徽州人,也就在他的观照之中了。从朱熹、戴震、王茂荫、胡适、陶行知,从声名赫赫的胡宗宪、胡雪岩,从勤谨诚信的一代代徽商,到具有反叛精神的悲剧英雄汪华、方腊、汪直,洋洋洒洒一两千年的时空,都在作者笔下腾挪翻滚,徽州在他这儿,更多地体现了一种绵长的文化的概念,更多的生动,乃至有血有肉的细节,是支撑这种概念的不可或缺的基础,而这其实也正是它之所以引人入胜的原因。

 

   生动的细节十分重要,但过分的沉溺,或者纠缠的结果或者可能招致叙述上的本末倒置,毕竟这不是完全叙述意义上的例如小说的体裁,其思辩性上的意义赋予了它更丰富的思想及文化上的内涵。我特别欣赏作者这份跳出徽州看徽州的宏远襟怀,他时时把徽州置于一个更辽阔的平台来衡量,例如在叙述时十分注重以一种大历史的历史观来贯穿于文字的阡阡陌陌之中,叙事写人及说理,于是就呈现了一份豁然的通脱。在有关徽商这一族群的叙述中,他更多地联系当时的中国,乃至世界的情况,从尽可能宏大的场景上去条分缕析。这份冷静的睿智,似乎更多了些客观的成分,也使赵焰有关徽州的叙述更趋合度,因此也具有了一份浓郁的理性的趣味。

 

   赵焰说他一直想描绘一个真正的徽州,在写这书时这应该是他努力坚持的理念。是否能够?恐怕仍然不好说,依不佞之见,到底不过仍然属于赵焰的徽州,但这也没有可遗憾的,他不是以“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为小标题来写徽州种种?徽州如梦似幻,空灵而迷离,在这片土地上游走,重要的是文化的领悟与享受思想的快乐。去过的或未去而想去了解徽州的,我以为何妨读读这书。

 这里的星空越来越凸现出了动人的魅力,相对封闭的空间,使时空在这儿停住了脚步,与灵异的黄山同在的这一片被称为徽州的土地,轻灵而又沉重,蜿蜒而清澈的新安江流向富庶的,号称“天堂”的江南,那如画屏似的富春江风光,是如何的如诗如画。但在这片天空下成长的赵焰,却不怎么赞美这徽州的山,他把美到极致的黄山,以及另一座齐云山,都撇出了徽州,因为它们的美是大美,不仅仅属于徽州;属于徽州的,他说倒是这众多的寻常的,并不著名的山。这些山“它们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一点也不引人注目,是彼此之间没有特色也很难相辨认的。”但寻常却是最具生命之力的,凝重的山与轻灵的水,共同孕育了历史上的这一群风流人物——徽州人。随着商品经济的得到重视,徽商的形象正逐渐摆脱了历史的云遮雾罩,以一种较接近真实的面目走进了人们的视野,于是研究徽商的命题成了一时间的炙手可热。其实这远远不够,徽商有徽州人的鲜明特征,有徽州人喜儒的品性,有把白花花的银子换取浅斟低酌的精致生活的风尚,但到底还不能说徽商就是徽州人。

   徽州人到底是怎么的一个族群呢?这是身为另一个“好儒喜商”族群的我所最感兴趣的。这些年有关的书籍也读了若干,深深浅浅的印象也留下一些,但似乎一直在期待一本更加透彻的有关徽州人的著述。赵焰这本《千年徽州梦》的出现,恰恰令我表现出了一种异乎寻常的兴奋,或许冥冥间已经有了某些先见的感应。应该说,就目前而言,这是一本我阅读到的在这方面上最好的书。这似乎与作者那种超乎他人的识见颇有关系。虽然关于徽州的记忆,赵焰有更多更多的生动的细节,感性的甚至煽情而荡人心魂的,他完全可以一种赞歌式的抒情,去抒写心中最美最美的故事,甚至歌咏那因相对封闭而得以保留下来的粉墙黛瓦、幽深小巷,乃至背倚斜阳的那种久违了的田园牧歌。这当然是更多写徽州者的选择,一种文人的怅惘在新安江那跳金跃银的摇漾中渐行渐远。然而,这肯定不会是赵焰,他当然也算是文人,但这有关徽州的文字里,他却更似一个思想者。山山水水的绮丽里,他寻寻觅觅,不是为了单纯的怀旧,那种远逝了的辉煌,于他只是一份历史意义上的参照,是供他思索,甚至反省的标的。当然这也必然要涉及到具体的人与事,那些曾经存在过的,甚至叱咤风云的历史上的徽州人,也就在他的观照之中了。从朱熹、戴震、王茂荫、胡适、陶行知,从声名赫赫的胡宗宪、胡雪岩,从勤谨诚信的一代代徽商,到具有反叛精神的悲剧英雄汪华、方腊、汪直,洋洋洒洒一两千年的时空,都在作者笔下腾挪翻滚,徽州在他这儿,更多地体现了一种绵长的文化的概念,更多的生动,乃至有血有肉的细节,是支撑这种概念的不可或缺的基础,而这其实也正是它之所以引人入胜的原因。

   生动的细节十分重要,但过分的沉溺,或者纠缠的结果或者可能招致叙述上的本末倒置,毕竟这不是完全叙述意义上的例如小说的体裁,其思辩性上的意义赋予了它更丰富的思想及文化上的内涵。我特别欣赏作者这份跳出徽州看徽州的宏远襟怀,他时时把徽州置于一个更辽阔的平台来衡量,例如在叙述时十分注重以一种大历史的历史观来贯穿于文字的阡阡陌陌之中,叙事写人及说理,于是就呈现了一份豁然的通脱。在有关徽商这一族群的叙述中,他更多地联系当时的中国,乃至世界的情况,从尽可能宏大的场景上去条分缕析。这份冷静的睿智,似乎更多了些客观的成分,也使赵焰有关徽州的叙述更趋合度,因此也具有了一份浓郁的理性的趣味。

   赵焰说他一直想描绘一个真正的徽州,在写这书时这应该是他努力坚持的理念。是否能够?恐怕仍然不好说,依不佞之见,到底不过仍然属于赵焰的徽州,但这也没有可遗憾的,他不是以“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为小标题来写徽州种种?徽州如梦似幻,空灵而迷离,在这片土地上游走,重要的是文化的领悟与享受思想的快乐。去过的或未去而想去了解徽州的,我以为何妨读读这书。

(〈〈千年徽州梦〉〉,赵焰著,东方出版中心2007年6月第一版,定价:25。00元)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