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山芋与葛根  

2009-02-13 11:00: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泠然长这么大了,还喜欢吃烤山芋。每次她剥开山芋皮,要让我尝一口的时候,我总是赶忙把头一偏说:我不吃这个,我实在是吃得太多了。

 

我说的不是假话。相信不仅仅是我,我们这一荏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山芋实在吃得太多,简直是吃撑了,吃噎了,哪里还会再想吃山芋啊!

 

我八岁以前,因为母亲在农村小学教书,一直在乡野里摸爬滚打。那时农村小学教师家家都辟有一块菜园地,平日里种一些南瓜、辣椒、番茄之类的。每天的菜肴,也是从园子里摘得。七十年代初所有的东西都匮乏,也没有钱,鸡、蛋、肉等稍好一点的东西,都要定量供应,一个月能吃上一餐肉就很不错了。所以,山芋就成了我们的主菜之一,甚至成了主食。一到吃饭,端上来的都有山芋。煮、烧、烤、炒,晒干,磨成粉……等等,小小的山芋,硬是做成了大文章。父母亲因为忙,对生活也不讲究,在很多时候,山芋跟我们结缘的越发深入,也更加频繁——早餐是煮山芋;中午虽是米饭,锅头上也会蒸上几块山芋;晚饭,通常也是煮山芋汤或者是山芋稀饭。这样的伙食,持续了很多年,完全可以想象我在咽食山芋时的痛苦表情。有时候,我闻着山芋的味道,几乎都能感受到死亡的腐朽气息。那时候的山芋,大约是一两分钱一斤,父母亲不仅买了大量山芋,有时候,还带我们到农户收获过的山芋地里再刨上一遍,有时候一下午,也能刨上百把斤。虽然有着收获的喜悦,但当我精疲力竭地看着家里随处可见的山芋、山芋干、山芋粉时,就像置身山芋的汪洋大海中无法解脱一下。我心灰意冷,就差自己没变成个山芋了。

 

在一起上学玩耍的很多小朋友跟我们的处境差不多。也可能,他们吃的山芋比我们还要多。吃山芋麻烦的后遗症很多,最大的后遗症不是胃酸多,胃口不开,而是放屁。那时我们几十个小家伙挤在一个小小的教室上课,完全可以想象出几十个生命旺盛的“屁虫”制造的空气污染。因为吃山芋的后果,教室里那种奇怪而幽默的声音接二连三,此起彼伏。每当有这种声音响起后,大家便会发出会心的笑。当然,有声音的还不怕,更怕的是那种悄无声息的臭气,就像一个阴谋家扔下一个毒气弹似的。有时候一阵毒气袭来,附近的人立即做鸟兽状四散分开,一边屏着呼吸,一边用手中的课本拼命地扇动。这情景让老师也看得啼笑皆非。有时候连老师也被熏得吃不消了,一边苦笑,一边命令学生们赶快把纸糊的窗子开开,然后张大嘴巴捂住鼻子像一个溺水上岸者一样拼命透气。现在想起来,老师也应该是放屁的,只不过他们往往会放得更阴险更狡猾更不动声色一点罢了。因为老师同样也是餐餐吃山芋,老师也会因此变成了制造毒气弹的机器。

 

那时候我们哪有零食啊,零食,也就是山芋干吧。相对而言,山芋干比较好吃一点,将山芋先煮熟,然后,切成条状,晒成干。快到过年时,拿出来,跟砂子一起爆炒。这个还可以吃。当然,靠山吃山,秋天的时候,山野里可以采摘到很多毛粟子,这也是零食之一。毛粟是好吃,但吃的时间太短。从秋天开始,一直吃到第二年早春的,有另外一种零食,就是葛根了。这是山区小孩最常吃的一种,也是比较好吃的一种——皖南山区的红砂土,适合生长品质优良的葛根,淀粉很多,很香。挖葛根,是很费事的,一般来说,要先在山坡荒野中找到葛藤,然后顺着藤摸到葛根所在的地方。用那种我们称之为“板锄”的大锄头在葛根的四周深挖,等葛根差不多露出面目了,就用结实的麻绳拴住头,将锄头一头靠着地,一头抬在肩上,用力一顶,葛根就完全出土了。待洗刷干净之后,放在大铁锅里,放上水,最好是用淘米水,使劲地煮上几个小时。然后,把起锅后的葛根切成一小段一小段的,撇去皮,嚼着吃,吃它的粉,然后吐掉粗纤维。葛根的营养价值非常高,按照现在医学保健书上的解释,是真正的绿色食品,可以降血压、降血脂,含有丰富的维生素和葡萄糖等等。葛根是好东西,不过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吃葛根,纯粹就是为了解馋,就是为了打牙祭。

 

我八岁以后,就转到县城小学来了。葛根,也很少有机会去挖了,因为离最近的山里,也要走很多路。不过在学校门口,一年到头,都有几个小贩卖葛根。她们一般是将葛根齐整整地剖开,你付多少钱,她们即切多少块葛给你,也不用秤称。一般在课间时,我们都会涌到校门口,买上个二分钱或者五分钱葛根,幸福地嚼着。给我印象较深的是一个卖葛根的老太太,整天穿着黑色的棉袄,腰前系一个围裙,她每天都要卖满满一竹篮葛根。她总是自己携带一个小板凳,我们上学时她就来了,一直到我们放学没人了,她才回家。她的面前放着一块砧板,一把刀,那把刀非常锋利。她的葛一直最好,尽是粉葛,没有水葛,也没有柴葛。我经常是把早上买馒头的钱省下来,买葛吃。有时候一下课,她的面前总会围着一大群学生,吵吵嚷嚷的,去买她的葛,当然,其中也有一些人不规矩,混水摸鱼。混乱之中,老太太往往会张开瘦小的胳膊,护住自己的葛根,大声地叫着:“不卖了,不卖了!”有的孩子会乘她不备,摸上几块葛根就跑。老太太会气愤地站起来,大声地斥骂。因为是个小脚,也没办法去追,只有跳上两跳,一边骂着,一边继续她的生意。

 

在小学里呆了三年之后,我就去另一个地方读中学了。奇怪的是,在不大的县城里,后来竟一直没有见到过她。买葛的孩子也是一荏一荏的,也不知她后来卖了多少年。

 

比较于山芋,我一直喜欢吃葛根。山芋,我这一辈子是看都不要看了,“痛苦”的记忆太深了。但葛根,我会一段时间吃不到,还会追忆。前几天老家的朋友给我带来了许多葛根,我把它分给同事和朋友吃,他们都大吃一惊,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吃。我有点得意。毕竟这是好东西啊,我小时候,也是吃过好东西的。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