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安徽“双城记”  

2009-03-27 09: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地方就像一个人,是有着灵魂,也是有着自己鲜明个性的。我这里想说一说安徽的两座城市,他们就像是江淮大地上生长的两个人,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气质和性格。地域是一种活物,他们有着血管,有着皮肤,有着肝脏和脾,有着鲜明的性格,甚至有着性格和性别……地域就像土壤,传统则是光和空气,它们的不同也就造成了作物的不同。但一个优秀的人,往往是超越地域和传统的,他们就像生长得很高、扎根很深的植物,是可以吸收广泛得多的阳光和营养的。当然,我在这里所说的是一种普遍性,是一种泛泛的东西,他们的很多东西就拘泥在地域和传统之中,受到地域文化的羁绊。——题记

 

 

合肥和芜湖的风格在很大程度上是不相同的。芜湖的风格是女性的,她显得比较妩媚,我们时常可以在某一个不经意的角度发现她那女性十足的微笑。而合肥则是一派大老爷们风骨,他很少有烂漫的气息,粗犷而强悍,同时也显得粗糙。他根本没有婀娜的做派,不太懂得风情。这一点,也许就是这两座城市的性格本质吧。

 

芜湖是“江城”。浩荡的长江从她的身边流过,而在她的境内,更有青弋江穿城而过,在市区中心,还有一个人工湖泊镜湖。水性左右着这座城市的一些东西,比如说城市的风格,对于人们气质与性格的影响。水的娇柔与妩媚,在更多程度上可以给人以一种灵气。此外,地理位置上的四通八达,给了这座城市的人们较为开放的性格。虽然这种开放是有局限的,或者说只是农业社会的一种流动,但起码在江城人的心理中,还关注并了解着一些外面世界的情况,思维面也会比较开阔。在很长时间里,芜湖一直以为自己是安徽最洋气的一个城市,芜湖人也是最洋气的人。这其中的涵义是因为见过一些世面。的确也是这样,芜湖在开放度和经济上可以说在很长时间一直走在安徽的前列。尤其是因为她跟南京、上海相距比较近,芜湖人在很大程度上就不知不觉地受到南京上海的影响,而当地人一直对于这两个处于中国前列的城市是认同的。

 

而合肥则是一个内陆城市,从最初的地理位置上说,他是封闭的,他的周围全是乡野和农村,成为城市的历史又不长。合肥除了内部的护城河和窄小的淝河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水,“五行缺水”更使他像是一个封闭而呆板的内陆城市。一个地方的山水对于人们性格的影响是巨大的,也可能因为这一点,所以无论怎么样,合肥都难称是一个非常有灵气的城市。正因为缺水,所以他显得比较粗糙,在细节上难以深究,也缺乏表露的轻盈。另外由于长期处于一个孤零零的地理位置上,这也使得合肥在生活和思维的习惯上有着一种封闭的倾向,缺少一种向外延伸的扩张。这种局面就像一个庄园孤零零地坐落在那里,因为什么东西都可以自给自足,长久之后,也就有着一种麻木的封闭了。

 

相比较而言,合肥民风给人的感觉是比较粗糙的。合肥人在性格上比较外露,很少见到合肥人有着腼腆和羞赧表情的;合肥很少有内敛的人,他们的反省意识一般都不太强,很少见到有合肥人对某些事情觉得不太好意思开口,他们似乎对任何事情都显得理直气壮。即使是一些在外地人看来不能放在桌面上的言语或者事情,他们也可以堂而皇之地提起它,甚至肆无忌惮说,一点心虚的成分都没有。在表面上看,合肥人似乎都是粗枝大叶的,他们往往意识不到别人的内在心理,也意识不到自己的虚弱之处。合肥人绝对是行动大于思想的那一群,但这丝毫也不能表示他们在内心中缺乏心眼,合肥人往往有着一种农民似的狡黠,富有进攻性。这种狡黠往往是一种很实在的狡猾,它的另一面则是憨厚和朴实。对于男性是这样。而对于女性,有时候显得有一点刁蛮,但不是那种心如蛇蝎的刁蛮,而是一种粗鲁的刁蛮,是那种好起来割头换颈,而翻起脸来却六亲不认的那种。

 

但合肥人在很大程度上又是比较义气的,也是相当好接近的。他们很少设置心理防线,在很多时候,他们的心思是敞开的,是能让人一眼看透的。它很容易突破,能够很快地相融为一。合肥人很容易抱团成堆,团体性比较好,团队精神比较好,这在历史上能够找到佐证:李鸿章的淮军就是以团结朴实、纪律严明、玩命勇敢而闻名。在合肥,可以经常看到在浓浓的乡音中,一伙刚刚见面的人坐在一起拉呱,因为投机,很快地就亲如一家。他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看起来是那样的简单而纯朴,每一个人都口无遮拦,也不管隐私,说着说着就出来了,有一种不分彼此的交融。

 

粗糙和马虎几乎在每一个合肥人身上都有或多或少的表现。也表露在外部的许多事情上,比如说对物质和精神生活的不讲究、不精致、瞎凑合,对生活细节的粗枝大叶和穷于应付。合肥人有一句俚语“好大事”,正说明了合肥人的性格:马马虎虎,对自己要求不高,而在胆量上却不小。再比如说合肥的早点,有很多初到合肥的人怎么也想不通合肥人的早点为什么那样粗糙,傻大黑粗的灶具锅瓢,在实际内容上也无可取之处,除了“辣糊汤”之外,竟没有什么东西可吃的。而这样的早点合肥人竟然也吃了几十上百年。不仅是早点,合肥人在饮食上也是相当地不太讲究。合肥本地有些名气的“三河菜”,我实在不敢恭维,色、香、味、型、器都谈不上,只是味道咸辣——而这恰恰是农民的口味。

 

相比较而言,芜湖人就要“鬼精”得多。芜湖有着相当精致的小吃,当地人能把细小的东西做得相当好。芜湖的小刀面和小笼包相当有名,街头的随便一个大排档都能把菜烧得有模有样。芜湖人也较有生活情趣,他们对于生活的要求要比合肥人高一点,但芜湖人的情趣在更多程度上只是口腹范畴的,所以芜湖的诸如瓜子小吃的东西很盛行。芜湖人比合肥人更为现实,在场面上,他们比较客套,但他们的客套更多程度上只是面子上的。芜湖人比较多疑,很难真正地接受一个外人。芜湖的男性们在这座女性化的城市里也显得有些小肚鸡肠,他们给人的感觉永远跟深刻扯不上边,缺乏厚度,心理活动永远写在脸上,小聪明也全在脸上。这座城市的男人思想活跃而敏捷,但因为太活跃太敏捷了,所以整个给人的感觉就是始终处于一种游走的状况,沉静不下来,也缺乏沉稳和大气;有一点小奸小猾,但在定力和勇敢精神上远远不够,很容易让人一眼看透。这样的人是成不了领袖的,也成不了各式各样的头,即使是黑社会的头。这样的聪明还给人以不安全不踏实感。芜湖的许多男人还共同地拥有一个阴柔十足的毛病,那就是如女人一样的碎嘴,他们琐碎而精细,在不嗑瓜子的时候,他们的抓不到中心的碎言只语也如瓜子壳一样满地都是。

 

从城市的人员构成以及气质来说,在现今的这两座城市里,很难看到历史的影子。从精神的高度进行严格要求的话,这两座城市最大的特点就是平庸和世俗,很少有人有着精神高度。因为缺少很优秀的精神支撑,也缺少深厚的历史底蕴,这也就决定了这两座城市肤浅的气质,那就是平民的以及平庸的。

 

最俗的表现就数“庐剧”了,也称为“倒七戏”,这是一个几乎可以说是俗到了极致的剧种,也可以说市井到极致,俗到连才子佳人的幻想都没有,表现的完全是日常的生活和“市井的俚笑”。比如庐剧中最有代表性的《讨学钱》,在这部世俗的剧作中,千方百计地扩大着读书人的“穷酸”,暗藏着市井俗人对于读书人的促狭和嘲弄,暗示着市民们在心理上的一种优越感,以获得自己的心理平衡,这实际上是一种市民或者农民对于读书人的普遍心理。

 

从城市的历史来说,合肥在几十年前只是一个小县城,现在的很多合肥市民当初都是乡野里的农民,他们是靠城市的扩大而成为城市居民的,因此在本质上他们带有浓重的农民习气。在很多程度上,只是他们生活的外部环境变了,而他们自己没有变。芜湖则是另外一种情况,这座不大的城市虽然有着几百年的历史,但因为历史上芜湖只是农业社会的集散地,也就是说,他们栖居的方式仍然是农村集镇似的,在这当中,有很多源于农村的小商小贩,他们的思维和习惯带有浓烈的小商贩的成分。因此总体上可以这样说,合肥的市民带有相当多的农民的习惯;而芜湖的市民则带有很大的小市民的习惯。

 

这两个城市都有一个显著的共同点,那就是二者都是平民的城市,这是这两座城市明显的气质。当然,任何一座城市都可以说是一座平民的城市,但有些城市却在做派和感觉上给人以贵族气,比如说南京,又比如说西安。但合肥和芜湖则是一种死心塌地的平民。我指的是一种志向和心气,举止、谈吐和做派。很少见到这两座城市里土生土长的人有着一种华丽的气质和风骨的,这与他们的经济基础有关,也与他们的文化与世界观有关,但更与他们的底质有关。他们都是一群实在的入世的人,在思想上缺乏一种幽远的传统,在行动上也太拘泥于一些微不足道的细节。当然,这与我们的国民性是一样的,只不过在这两地表现得更明显一些。这样的状况就决定了这两座城市的市民在骨子里是缺乏一种追求精神的,缺乏一种从容和大气。这种缺乏追求精神的平民化的闲适在更大程度上容易产生的是茶馆里的清客,街头上的混混,麻将的爱好者以及说东家长西家短的长舌妇。

 

芜湖的一个代表人物是年广久,这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但却在本质上缺乏眼光和思想的人。这样的人只能生长在芜湖。年广久即使有再多的钱,拥有再多的家产,他也只能是“傻子”,是市民,而不是贵族。贵族需要的不仅仅是财富,而且要有积攒多年的精神底气。而年广久们最显著的表现是:他懂得如何赚小钱,而不懂得赚取无形资产以及一些钱与资产之外的东西,更不懂得精神的升华和灵魂的皈依。因此在整个精神境界上,他们就要缺乏很多了。

 

合肥的状况同样也是如此,到现在为止,我很少能见到合肥人有着真正的儒雅之风的,也很少见到他们有着理论性和建设性的谈吐,有着周密而平和的思想,有着一种悲天悯人的宗教观。我见到的更多的合肥人只是有着很现实的思想,有着平民的风趣,有着各种各样的平民的习惯。当然,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心地善良,开拓进取……只不过,这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个地方的女人是最能说明问题的,她们就像光晕和色泽,笼罩于一个地方的上空。同样,合肥的女人与芜湖的女人也是不一样的。合肥的女人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比较粗犷的、缺乏细腻的,她们在很多时候并没有鲜明的性别概念,一般来说,她们比较纯朴,也比较勤劳,像男人一样从事很多事情,里里外外,风风火火。但她们同样是缺乏精细的,她们可以将一个家当得马马虎虎,但在更多情况下,也只能是马马虎虎了。

 

相比较而言,芜湖的女子要更有手腕一些,她们比较阴柔,工于心计而更讲实际,她们巧取的能力远远超过合肥女子。但芜湖女子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喜欢从事一些琐碎的事情,她们的心相对要“野”一些,即使是成家嫁人,她们也不把自己的全部身心放在家庭中,她们的小姐妹之间的约会和玩耍丝毫也不减少。也就是说,相对于合肥女子来说,她们的责任感要差一些,对男人的臣服感也要差一些。她们往往将家庭的一些琐事和事务都交给了男人,自己落得个逍遥自在。可能在芜湖女子的眼中,女人就是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为男人挣脸的,至于其它的事情,反正因为芜湖的男人较为细心,也较为琐碎,那就交给男人去干吧。芜湖的女子在结婚嫁人之后给人的感觉就像变成了一个店铺里的老板娘,那种辛苦和细碎的事情只要交给充当伙计和账房的男人去做就行了。

 

从女性的气质上来说,我个人以为芜湖的女子要比合肥的女子更洋气一些,也更漂亮。在芜湖的街头,是很容易看见一个让人眼睛一亮的女子的,这个女子往往有着窈窕的身材,皮肤很白,并且姿态优美,也懂得怎样打扮。但往往是,这样的女子是不能开口的,芜湖女子往往在姿态上懂得如何打扮,但在言语上,却不懂掩饰,习惯性说了粗口之后,自己还不知道。而且芜湖女子说话相对而言比较尖刻,这种尖厉的态度往往使不谙本地情况的外地人大吃一惊。

 

相比较而言,合肥的女子就要显得忠厚得多,但合肥女子身上显然缺乏一种灵气,缺乏一种精致的东西,比如说娇憨,比如说发嗲,所以往往缺乏一种袅娜的女性味道。但合肥女子往往有着强烈的母性意味,也很忠诚,她们的家庭责任感很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她们只要一结婚就成了一个粗线条的、宽厚仁慈的老大妈,少女时光倏然消失。在行为上,合肥女子甚至有着一种过于夸张的母性,她们往往显得太能,什么事都要伸头,家里的“买汰烧”的事一般来说是从不要男人动手的。当然,合肥的男人对于这种事情也是相当地不内行。

 

共同的一点就是,这两个地方的女人都不是一种浪漫的女人。虽然从表现上看,芜湖的女子显得稍稍“水性杨花”一些,但她们在骨子里都缺少着一种浪漫,都是一种注重于现实的女子。但合肥的女子要本色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