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写作只是我的一种习惯  

2009-05-31 15:08:00|  分类: 相关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应安徽省文联《安徽文艺界》刊物之约写,刊于《安徽文艺界》2009年4月号

 

现在回顾自己的写作经历,奇怪的是内心中竟然一点波澜不惊,就像回忆自己何时开始抽烟,或者何时开始喝酒一样。与写作一样,这些经历,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只不过是,我的抽烟渴酒一直没有养成习惯,而写作,却不知不觉地养成习惯了。并且,眼看的是,这样的习惯,将伴随自己终老了。

 

我真正的开始写作,是大学毕业后。虽然我在大学时,曾经写过几组诗,在《飞天》杂志发表。但大学时并没有将写作当作一项事业来做。毕业分配后,我回到了自己生长的县城,很快,我发现我整天都是无所事事。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开始了写作。第一篇小说,发在当时合肥市的刊物《希望》上。很快,又在《广西文学》上发了一个短篇。写小说的路,从一开始起,似乎就很顺。接下来不久,我又在《山东文学》、《河北文学》、《清明》等杂志上,发了不少中短篇。

 

不过写作之路对于我来说,一直是断断续续的。因为我的写作一直是业余的,而且,工作又特别忙。从1991年到1993年间,我基本上是停止写作了。因为那一段时间我在宣城地委办工作,平时总是写材料,真正创作的时间很少。一直到94年之后,我调到安徽日报宣城记者站工作,又当了三五年的记者之后,觉得还是应该写一些东西,否则生活得太无聊了。就这样,从1997年开始,又开始写小说了,又在《青年文学》、《清明》上陆陆续续发了一些中短篇小说、散文等,《新华文摘》还转载过。在宣城期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读了很多书,看了很多电影,对于传统文化、西方文化以及宗教都有较深入的钻研,并且,能打很多东西“打通”了。这一段时间的读书和思考,正好又是在我世界观和思想形成的关键阶段。现在回想起来,在敬亭山下的“养气”,对我是大有裨益的。

 

2000年,我被日报抽调回来办商报。初创时期的都市报,忙乱可想而知,一天的上班时间,平均都在十几个小时。这样,我又几乎停笔了三年时间。一直到了2003年以后,我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陆陆续续抽空写了一些短文,在全国各地开了一些专栏,比如一些电影随笔之类,还有一些吃喝玩乐的文章。文章出来后,很受读者欢迎,在2005年左右,结集《夜兰花》、《男人四十就变鬼》,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

 

从2004年开始,也是机缘吧,我因为参加本报社组织的《重走徽商之路》活动,不自觉地,就把笔触伸向了徽州。我可以算是半个徽州人,从小也在徽州长大,对于徽州,我是熟悉的,并且,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也在文化的自觉和不自觉的浸淫中,有自己的独特认识和反思。于是,我开始以文化散文的方式写徽州,并陆续在省内外报刊上发表了十几篇散文,这些散文,2006年由东方出版社结集出版为《思想徽州》出版。这一本书出版后,影响较大,被有关专家誉为“写徽州最好的文章”。然后,我又接到东方出版中心的的约稿,让我以一个文化的角度,全景似地描写徽州。于是,这又有了“中华大散文系列”的《千年徽州梦》。在此之后,又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安徽电视台的程力约我行走并撰写新安江。近半年的行走下来,我又写了一本《行走新安江》,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这样,《思想徽州》、《千年徽州梦》以及《行走新安江》,就构成了我的“徽州三部曲”。我是出生在徽州,生长在徽州,能让自己写徽州的文章在全国广为流传,让人们关注徽州,的确是一件令我欣慰的事。

 

2006年以后,应该算是我写作的“爆发期”吧,因为这个时候单位已走向正规了,我所供职的商报,已跃升为全省都市报“三强”,年轻的记者编辑成长得很快,各方面也走向了正规。这个时候,我开始关注跟我们很近的晚清社会了,我开始写作“晚清三部曲”——《晚清有个曾国藩》、《晚清有个李鸿章》、《晚清有个袁世凯》(正在写作中,待出)。之所以写这些,是我希望通过切入一些敏感的人物或者话题,来进行思想的和文字的发散。至于为什么选择李鸿章、曾国藩,是因为我从他们身上发现很多人类共通的东西。在李鸿章、曾国藩、袁世凯身上,不仅仅集中体现了五千年中国文化的很多东西,同时,也体现了人性的复杂性,以及世事的宿命性——他们身居高位,在行为和内心中,既集中体现了中国专制文化的很多东西,又表现出身逢时运时的身不由己……比如说,李鸿章是一个巨大的谜,李鸿章现象也是一个巨大的谜。这样的谜本身,就是极具诱惑力的。

 

曾国藩呢,与李鸿章不一样,曾是一个有着巨大内心波澜的人,在这个人的内心深处,同样有着关于心的萌芽、成长、痛苦、觉悟,以及最终走向衰竭的故事。在这样的过程中,他既欣喜、失望、悲怆、激越,又诚信、狡猾、阴险、平静,人类所有的情感,以及中国文化所探索出的几乎所有的可能性,都在他的身上体现得如此艰辛、如此错综复杂,也体现得如此完整。他的内心中同样也有着巨大的嬗变,只不过,他一直无法借助音乐或者文学来表现,始终压抑着自己的痛苦和困惑,也压抑着自己的欢乐和悲伤。在更多时候,他只是一个人独自面对——而我们,只能借助曾国藩留下的雪泥鸿爪,来揣测和感觉这种变化。当然,在这样的过程中,一种内心的贴近是最重要的,只有内心的贴近,才是真正理解一个人的不二法门。所以,在《晚清有个曾国藩》的写作中,我力争以内心的贴近,来摇身一变,让一个真正的曾国藩出现。

 

正因为我的写法和理解的独特,所以《晚清有个曾国藩》和《晚清有个李鸿章》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后,影响很大。新浪网、搜狐网等,都在首页推荐,全国上百家报刊都力推该书。这两本书还一度登上全国畅销书榜,尤其是在北京三联等书店,一度销售名列前几位。这两本书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主要是用一种现代的视角去回望历史,在文笔上,也是用的文化散文的方式来进入的。跟一般的历史传记书籍不一样吧。在我看来,晚清的确是一个有意思的年代,通过对历史的回望,可以让我们明白很多东西。

 

除了这三部曲之外,在这几年中,我还出版了《发现徽州建筑》(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与张扬合作)、《走遍中国丛书——安徽》(中国旅游出版社)、第二部电影随笔集《蝶影抄——赵焰电影随笔》(上海远东出版社)。在《长城》、〈〈十月〉〉等杂志发表了中短篇小说十来篇、散文数十篇,在全国各地好几家报刊开设专栏。并且,我的一部长篇小说《马小琴开店记》也即将出版。

 

回顾我的写作生涯,可以说,文学其实也就是这一辈子不知不觉地养成的一个习惯。我喜欢写作这种创造、深入,并且不墨守成规的方式。可以说,在文学中,我找到了一种最佳的生存方式。写作不知不觉地改变了我很多,它不能让我升官发财,却能让我真正地找到了自己,也明白了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