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资料留存:在写作中寻找最佳生存方式  

2009-08-03 16:04:00|  分类: 相关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以何种方式活着,大概既取决于他的性情和后天努力,又决定于他的先天宿命,总之,既不会偶然过着教授的人生,也绝不会莫名其妙地沦落为乞丐。赵焰由一名教师,一个机关小公务员,蜕变成一名报人,一个有相当知名度的作家,如果离开了勤奋和坚持,是绝对不可能的,但对于文字的亲近和依赖,那种几乎与生俱来的习性,又绝不可忽视。

 

谁如果读过《平凡与诗意》,对赵焰大体上会有一些了解。他生长于皖南山区小城旌德,在那里度过了与乡村孩子几乎无异的童、少年时光。身材颀长,头颅狭小,名字听起来比较女性。也许因为有一个富于童心、会说故事的父亲,文章种子老早地种在了他幼小的心里。因此,从小爱读书,大学读文科,学生时代写诗写小说,后来做教师、当公务员、做编辑,最后“一不小心成学者”,走的就是这样一条“文人道路”。

 

赵焰的祖籍在“江北”。因为爸爸中专毕业后分配到旌德,所以他也只好出生在旌德了。他的妈妈是徽州歙县人,所以他又总以“半个徽州人”自居。

 

旌德是被群山环抱着的小县,这样的小县我在广西资源,大别山的岳西等地都曾见到过。小是小了点,却有一种别样的神韵在。县城坐落在一个山坡上,一条落差很大的徽水河穿城而过,搅得一个闭塞苦闷的山城,时而有些灵动起来。我猜,赵焰最初写小说,大概正得益于这种既闭塞苦闷,又欢快灵动的环境。而且他的性格似乎也具备了这种既安宁又奔突的特征。所以,一会儿写小说,一会儿写散文,甚或还写诗。

 

      在旌德的时间并不很长,不久就调到地区所在的屯溪去了。又不久,竟又调到宣城。这种时空和角色转换,对一个写作者来说,是十分必要的。他自己也很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即使后来到了合肥,呆了几年后,一度还曾想换地方。但这是后话。在宣城做小公务员的两年,一点写作“才华”几乎全部用来对付那些没完没了的公文,苦闷是难免的。好在这种苦差事很短,不久又调入了安徽日报宣城记者站。

 

从严格意义上说,新闻写作算不上创作。但是新闻记者比起机关干部来,却不知多了多少自由。特别是驻站记者,远离总部,没有严格的上下班考核,也不必忍受几个人同一间办公室的嘈杂,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种角色转换,对他来说,差不多是一次新生。但是,如果没有相当的定力,也未必能驾驭这种自由。好在他是具有这种定力的人。读书、写作、行走,他把驻站记者这种职业创造的宽广自由度,充分运用到提高修养、改善生存质量上去,在当年谢脁、李白、杜牧多所眷顾的这座江南小城,过得优哉游哉,不亦乐乎。

 

“在宣城期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读了很多书,看了很多电影,对于传统文化、西方文化以及宗教都有较深入的钻研,并且,很多东西都‘打通’了。这一段时间的读书和思考,正好又是在我世界观和思想形成的关键阶段。现在回想起来,在敬亭山下的‘养气’,对我是大有裨益的。”

 

2000年,因为报社要创办一张新报纸,他被调回省城合肥。因为是一张全新的都市报,没日没夜地忙了两三年,之后才又开始大量地写起文章来。那段时间,他俨然一个职业文人的状态,从电影随笔,到吃喝玩乐,从谈足球到谈徽商,不仅在自己的报纸写,也在全国各地的媒体开设专栏。“文名”也就这样慢慢铸就了。

 

“散文写久了,会将人掏空。”这是他说过的话。他老父还曾悄悄告诉我,儿子反对他当街与别人大声拉家常。由此,可见他这个人是很讲究一些韬略,胸中也很有一点“丘壑”的。所以,在写过一些诉说自己的经历、情感、生活状态的散文后,索性搞起了文化研究,一不小心走到学者的路子上去了。

 

      2004年,他在所供职的安徽商报策划《重走徽商之路》活动,借机把笔触伸向了徽州,也由此开辟文字的“蹊径”。2006年,他将陆续写成的一组徽州文化散文,取名《思想徽州》交由东方出版社出版。这和此前出版的《夜兰花》(电影随笔集)、《男人四十就变鬼》(小品文集),无论在内容还是写作手法上,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差不多可以这么看,先前那些文章是自我的,后者则是社会的;前面那些属于“雕虫小技”,后面的则可称为“宏大叙事”。《思想徽州》出版后,发生广泛的影响,有专家誉为“写徽州最好的文章”。

 

无论你了解不了解、承认不承认,徽州都是一本大书,一块文化富矿。徽学成为二十一世纪的显学之一,其道理就在此。作为半个徽州人,赵焰希望在越来越热的徽学研究浪潮中,发表自己的思考和看法,并由此开辟一条“文字新出路”。鉴于《思想徽州》良好的社会反响和销售业绩,上海的东方出版中心也向他发出稿约,要他从文化的角度,全景式地描写徽州。于是,又有了“中华大散文系列”的《千年徽州梦》的诞生。在此之后,又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参与到安徽电视台“行走新安江”活动。作为撰稿人,近半年行走下来,他又写出了一本《行走新安江》。这样,《思想徽州》、《千年徽州梦》、《行走新安江》,就构成了他个人的“徽州三部曲”。

 

“我出生在徽州,生长在徽州,能让自己写徽州的文章在全国广为流传,让人们关注徽州,的确是一件令我欣慰的事。”

 

徽州没有亏待他,他从徽州不仅获得了生命和滋养生命的物质营养,今天,又从那里拓展开了全新的文字生涯。2006年以后,他继续调整创作走向,写作再度进入“暴发期”,他也因此成了出书“暴发户”。“晚清三部曲”(《晚清有个曾国藩》、《晚清有个李鸿章》、《晚清有个袁世凯》)前两种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面市后,全国上百家媒体倾力推荐,两书一度登上全国畅销书榜,其中《晚清有个曾国藩》还一年出了数版。其它如《发现徽州建筑》(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与张扬合作)、《走遍中国丛书——安徽》(中国旅游出版社)、《碟影抄——赵焰电影随笔》(上海远东出版社)等,也都于近几年陆续出版。据悉,他新著的长篇小说《马小琴开店记》(暂名)也即将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真是“一不小心,著作等身”。

 

“现在回顾自己的写作经历,奇怪的是,内心竟然波澜不惊,就像回忆自己何时开始抽烟,何时开始喝酒一样。不过,我的抽烟渴酒一直没有养成习惯,而写作,却不知不觉地养成习惯了。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这习惯,将伴随自己终老了。”

 

在写作中慢慢老去,也算一种最浪漫的事吧。(书同)

原载《新宣城》2009年第3期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