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自古美人一条路  

2006-04-13 14:11:00|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11021 

无事跟朋友观看了一场模特表演晚会,大败胃口。这些模特的档次都不太高,只是衣服穿得稍少一些。现在的女孩子似乎不太爱动脑筋,只喜欢表现身体。很多模特比赛即是如此,虽然水平不高,但报名踊跃,全省各地的花瓶趋之如鸷。这些花瓶们身体笨拙,身体僵硬,对表演也缺乏理解,漂亮得如同塑料人,目光也游离不定,像一个不伦不类的衣架。

这些女孩子年龄也小,还在上初中吧?骨架也没硬朗,只是纤细,不是细杨柳,都是嫩竹竿。所以在T型台上,只看到一个个没有长好的少女如小鹭鸶一般“强作性感”地走着猫步。

女人一般是喜欢自我欣赏和被人欣赏的,所以她们一般都喜欢选美之类的活动,充分表现自己的容貌和魅力。女权主义者一般都是长得比较难看的女子,因为难看也没人看,所以干脆就不要人看,也排斥人看。自尊背后是自卑,伤心男人的无可救药,也伤心女子的自甘堕落。

逃出模特场之后在浮庄与一朋友坐,风清湖黑月色美,别有一番情调。浮庄一带可谓是合肥最雅致的地方了。相对而茗。一时无话,后来怕太沉闷了,朋友说了一个极有意思的段子:

一个男人遭遇海难漂流到一个无人烟的荒岛上,恰逢一只母羊和一只公狗也漂到此处,由于无法脱身,三个生命同心同德地开始了荒岛建设。但是男人由于长期生理问题得不到解决,就对母羊对了邪念,可恨的是,那只公狗每到关键时刻就出来捣乱,咬着他的裤角把他拖开。终于有一天,一个美女也遇海难漂到这座岛上,得到了男人的热情救护,美女非常感激,有心以身相许,于是含蓄地问他需要她做些什么,男人想了一想,红着脸说:你,可以帮我把那只狗拉开吗?

这个男人肯定是那种脑袋一根筋的男人,这样的人,在我们身边还有不少。

 

20011022 

因为无事,索性顺着昨日的情结,翻看了一些有关中国女人的生存发展史。知道女子的缠足之风起源于五代时期。原先女子是不缠足的,但到了五代,缠足便成为一种风气了。我怀疑这些是由于唐朝“元气”大盛的否极泰来。唐代是一个元气很满的时代,比如说李白的诗,动不动就是“千里江陵一日还”,气势很是宏大,很阳刚,有一股很满的元气。而到了晚唐,“元气”不足了,也不被欣赏了。一个极端便转到另一个极端,于是风花雪月儿女情长的词出现了。这时候的审美,便由健康的丰硕之美转向病态的颓废之美。比如说李煜,就是一个在“病态美”当中诞生的罂栗花。缠足的开始,正是女性美观念从丰硕之美向纤柔之美转化的产物。北宋中后期,特别是南宋之后,缠足更加风行,这与宋代那种萎靡不振、瑶侈卑琐的精神状态有着极大的关系,自此之后,社会上便开始了崇尚瘦弱柔媚,病弱愁怨的病态美,女人也成了家养的宠物。

缠足终于在元、明之后弥漫于全社会。

我一直认为缠足的风气对于汉人的体质有着相当的影响。汉族人在缠足之前本来是健壮的,也是孔武有力的,起码在唐之前是这样。那时诸如贾宝玉之类手无缚鸡之力的酸书生很少,极大多数人都是能文能武的。比如说孔子、李白等。到元明之后,由于女子缠足,女子便变得不再健壮了,母亲的身体不好,生下的儿子也可想而知了。小脚女人的儿子怎么能打得过大脚女人生的儿子呢?所以汉民族在后来一直遭受外族的欺负。由此推理,我想缠足可能是对汉族伤害最大的一种习俗。

 

200194 

       仍在家里“究追猛打”中国的“小脚史”。

中国实在是一个有着很多病态观的国家,自缠足的风气形成之后,很多文人跟在后面耍帮闲,一幅捧臭脚的德行,李渔即是这样,他认为女人的小脚“瘦欲无形,越看越生怜惜,此用之在日者;柔若无骨,愈亲愈耐抚摩,此用在夜者”。清代文人方绚就更够无聊的,他专门写了本品评小脚的“专著”:《香莲品藻》,对妇女的小脚不厌其烦地进行描摹、品评和赞美。可以算是“小脚”的“圣经”了。这些都是在欧州大兴理性和科学的同时代进行的。中国的民俗更是“无厘头”的“瞎起哄”,山西大同就有两个“小脚会”,一个是六月六,叫“赛脚会”,那天妇女们往往对自己的小脚精心修饰,穿上极为考究的绣鞋、罗袜,走在大街上让人看;还有一个是八月中秋的“晾脚会”,妇女们更近乎露骨地展示着自己的小脚:将自己的身体藏在自家门帘里边,不让外人看见,却把一双小脚伸向门外,任游人观赏品评。这样的风俗,现在看来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各地还有一些咏叹小脚的歌谣,真可谓是肉麻到家,试摘一首:粉红脸,赛桃花,小小金莲一把抓。等到来年庄稼好,一顶花轿娶到家。

       风俗一旦形成了,也就无法抗拒了。在这样的背景下,女子的理想是什么,就是“蹂躏”自己,然后嫁一个金龟婿,“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相比较而言,现在女子的境况就要好多了,起码不需要蹂躏自己,只要美丽被承认,就可以变成商品待价而沽了,并且完全不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无意中还看到一个有关于“守宫砂”的注释:相传,用丹砂喂养壁虎,它会变得通体通红,将它捣烂,抹在宫女身上,这种红色便一直跟随着处女身体,但如果宫女跟男人发生了性关系,这红色就会很快消失。

       我一直对于中国历史上一些神神道道的东西持鄙夷态度。这些东西可以“玩”,但千万不能“被玩”。从现代医学角度来说,“守宫砂”明显是一个弥天大谎,但这弥天大谎的东西肯定会唬住不少少女,因为惧怕,所以不敢。也让无数女孩子尚未体味到人应该体味的东西,就离开人世。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就是体验;生命的遗憾是什么呢?很简单,就是不曾体验。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