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赵焰其人其文  

2006-04-18 17:14:00|  分类: 相关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的时候,每每送大样去办公室改付,但见赵焰老师的电脑屏幕上晒稻谷一般密密麻麻铺满汉字,不看便知,又是在织“徽州锦绣”了。于是,赶紧把大样递上,不多废话,速速退出,以免打搅了思路。后来,陆陆续续接到读者电话,无非——你们那个赵老师的“徽州”系列什么时候出书咧;要不,能否麻烦你帮我找找他以前的那几篇,或者复印也成……

去年,赵焰老师频繁出入徽州,是谓采气吧。然后,但见《秋雨西递》、《澄明婺源》、《清明胡适》等篇什蔓青抽苔一般茁茁冒出来。

五六年前,他就写过徽州,那一组山水系列,空灵,幽寂,感性,读者寻着笔迹,身心简直俱可飞扬,至今,那种特有的徽州穿堂风仍在低低吹拂。现在的这一组徽州系列迥然不同,较之以往,更加系统性,理性,从容,始终是沉潜状态的,更接近于朴素的表达,如风拂面,不落痕迹。这可能缘于气场的改变,人生历练,披沙拣金,一切华丽到临了都蜕掉,显出了它的本源。写作到后来,不就拼个准确的表达么?原本极简单的万物世理,是要付出时间与跨度方可懂得的。这并非每个写作者都可以从容达到的境界。

私下在办公室,我与同事张扬没事时就爱讲“赵老师”的闲话,百无禁忌。这个人乍看上去,是一个实足入世的人,可胸中何以埋伏如此纵深的文化丘壑?他的这一本“徽州”大多是在嘈杂的白天写下的,不闻窗外喧嚣琳琅,一下便入了定,把所有的心思沉下去。这一切均取决于一个人的定力与静气,以及巨大的心灵场,似乎有那么些禅师入道的气象了。赵老师的静气,人人都能看得出,用《散文》主编汪惠仁先生的话言,他长得很干净。而定力则是一种内在的修为,不易让人甄别,最好的体现渠道就是他的文字。古人云:相由心声。相,是平面的,单一的;而心,则是纵横交错的,是立体交叉的,文人的心就得靠他的文字来绵延或诠释。

徽州文化传承悠远,而实在没有喧嚣繁华过,恰似一条河,于群山巍峨里始终静气流淌,不停的流动是它的秉赋,也是它的生命之源。一个人倘若生了去观照徽州的意图,必须具备一个强大的心灵场,方可驾驭得了。曾经,写徽州写得好的有上海的王振忠,他取的是“斜晖脉脉水悠悠”的姿势,是远远地站在局外,有时恰当地运用想象,这样着,虽立意高远,但似乎少了一些厚重的纵深感。而赵焰是不同的,自小侵染于古徽州文化,有了无形滋养,他取的是深入其中的沉潜姿势,如高空入水,一头砸下,连徽州涧底的卵石亦可触摸到,势必来得驾轻就熟些。甚至,连徽州普通人家里那种深层次的大宁静也能捕捉到,这非走马观花的行吟作家所能体察到的。在赵焰的笔下,那种徽州精神正一点点地浮现着,它们被荡涤,被厘清,一步步朝清明的方向而去。说白了,徽州之后的背景,也正是中国的大文化缩影。

个人特别偏爱《清明胡适》篇,最能体现赵焰文笔清明和理性的优点。文字写到理性的层面,便骨感乍现了,是所谓——立起来了,婉扬里潜伏着骨质峥峥的风度,再以胸襟与见识打底,不免令人想到唐诗里的亦醉亦醒。

真正的才子文章,人人看得懂,不雾数,深入浅出,是素面相见,是雨过牡丹日出桃花,是五谷撒地蓬门泼水,既庄严端肃,也佻达蕴藉,予人是刹那的惊醒。总之,赵焰的文章看得人比较称心,是“春草生”、“茜裙新”的崭新扑面。用同事小陶的话讲:赵老师的文章人人看得懂。写文章怕就怕有着太多的千思万想,最后连带着把自己绕进去。说点通俗的,写文章也就是个体力活,高手擅用巧劲,时时力拔千斤;最坏的,莫过于弄得五内出血,淤伤遍野郁郁而终。

一个朋友曾经连看几遍央视纪录片《徽州文化》,后来又跑到书店把那一堆碟抱回来,简直迷死。几年后,方知晓这万言解说词出自赵焰之手。最近几天,我也在看收在书末的《徽州》解说词,瓷实得紧——文字一旦与影像联姻,手里便不可拿斧头了,更不能讲求曲与隐,但,一步退得太大,搞不好就流于贫乏大路,味如嚼蜡,可是,依旧滋滋有余味地说。若说前面的“徽州系列”属于小众趣味的话,那么,后者便是大众的,这也应证了小陶的断言:赵老师的文章人人看得懂。

小众是一种品格,为知识分子所推崇,有那么点高处不胜寒之意,也是俚俗之人眼里的高雅不可攀登,更是所有目标读者的统称。而一个人的行文造境,既能小众,又可大众,就不简单了。也正如赵焰其人,既入世又出世。许若齐老师每每饭桌上都要扬言把赵焰其人送至空山出家。许老师隔着人群遥遥地指着道:你六十岁肯定出家,我买不起寺房送你,一件袈裟还是送得起的。然后,满屋哄堂,酒酣意畅,大家施施然各自散去。散去,也就散去了,惟有赵焰老师回家琢磨他的“徽州锦绣”去了。

而最好的为人之境,莫过于此——过俗世人生,作锦绣文章。(钱红丽)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