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每一株树都像花一样盛开  

2006-04-22 15:16: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忙里偷闲,当春天到来的时候,我便悄悄地来到祁门牯牛降住下来。看看牯牛降,也让牯牛降看看我。

       我的窗前就是一幅画。窗外是湖,是牯牛降溪水形成的湖。湖水很深,也清,水一清,便有着一种幽暗的蓝光泛出。湖的那边是山,山上有毛竹,有映山红,更有茂密葱郁的树。因是早春,树木都有着一种干净的绿,这使得整个山峦看起来就如同水洗过的一样,层林尽染。我们进入牯牛降的时候,天正下着毛毛雨,山在雨中显得剔透而缥缈,山顶之处更是云蒸雾绕,有绸缎一样的白云缠绵,一半仙境,一半神秘。

       其实祁门牯牛降我并不是第一次来,但这次有人邀请,我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我来牯牛降,一方面是来看山,另一方面,我也想让山来看看我。我说这话绝不是虚张声势。每当我在喧嚣的城市里长久地封闭一段时间之后,我就会感到心智变得迟钝而平庸;力不从心不堪重负。而这个时候,我就一定要找个机会落荒而逃,逃出城市,在寂静的地方躲上一躲,呆上一呆,让一些东西暂时地远离,也让自己把一些东西理一理,归一归类,然后像掷掉垃圾一样抛弃一些。置身于自然之中,以鸟声悦耳,以泉水来濯洗,以清新的空气来荡涤,真是一件极其快乐的事情。

       我在牯牛降的木质栈道上徉徜着。有时像鱼一样张开嘴,贪得无厌地呼吸着。在这样原始森林的腹地里只要呆上几分钟,便会觉得神清气爽,思维轻快。在栈道两旁,一边是大片大片的树木,另一边,则是山涧,清澈无比的山泉流过。山中的景色如些美丽。当然,最好看的,就是满山遍野如花一样盛开的树木了。牯牛降属于黄山山脉,土层薄,很少有高耸入云的乔木。满山遍野生长的,都是茂盛异常的杂木和楠木。我说她们如花一样盛开,是指的满山遍野郁郁葱葱的那种自在状态,她们千姿百态,万般妖娆,一棵树有一棵树的模样,一棵树有一棵树的身姿,甚至一棵树有一棵树的性格。在黑龙潭附近的一个山坳里,我注意到有十几株树挺拔无比,她们从根部往上近十米,竟然没生出一根枝杈,一直到树梢附近,才长出花团锦簇。我在想,她们直直地往上攀升着,是迫切地想接近阳光吧。

       只可惜我的植物知识实在太有限了,一下子认不清那么多树的品种。但我知道,她们中间很少有那种家常的榆树、槐树,在牯牛降生长的,似乎都是那些稀罕的品种,比如说罗汉松,在红茶坊附近,就有据说是华东地区最古老的罗汉松,树龄有500年;还有杞梓树,树干红红的,坚硬如铁;另外还有黄檀树、楠树,这些都是珍稀树种;即使是女贞,也似乎与城市公园里的完全不同,尽显妖娆和野性。这样的原始森林就如同大海,而每一株树都像海水里的鱼。在大海中,鱼总是千姿百态、怪模怪样的。她们似乎带着几亿年的记忆,象征着每个不同的时代。牯牛降的树也是这样。她们全都随心所欲地长着,想怎样长就怎样长,想长多大就长多大,想长什么模样就长成什么模样。她们就是那样的特立独行、桀骜不驯,似乎不是长,而就是随心所欲地开放———每一株树都是一朵花,都是在随心所欲地开放。

  树的生长当然也是有着精神的,拥有那种恣意而自由的精神。同样,在牯牛降,如果你有着慧眼,你同样会发现那种暗示的意义无所不在。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确是这样。在山中,可以随时见到圆润的小景,也同样可以领会景致后面的精神。譬如,在路边,前脚刚过,回转身来,会发现原先一株刚露头的虎皮蕨突然就高出了两公分;一株不知名的树,竟结着白絮一样的花朵,温婉而恬淡,像一张喜悦的脸;一大捧玫瑰色的映山红就在眼前,一朵花与一朵花之间,似乎一直在眉目传情;而这捧映山红与另外一捧映山红间,仿佛是被谁拥着,将要送出去似的;抬眼望,一株高耸入云的大树,树干上没有一节枝丫,但却有一个嫩芽长出来,微微地,像是树调皮地伸出舌尖……这样的情景是禅意,也是自由;是自由,更是天籁。自然是从来不叛逆的,他们总是在顺从中,找到自己自由的方式,找到那种翅膀翱翔的感觉。在牯牛降,你会发现,不仅仅只是花会开放,每一株树都会开放,每一个植物都会开放;不只是鸟会飞翔,似乎每一株树,每一株植物,每一片绿叶,都会飞翔。

       就这样,在牯牛降,所有的东西都在开放着,所有的东西都在飞翔着。大道总是现于无形中,大美总是暗藏在混沌中。在这样的山野中,对于一个匆匆过客来说,当然要尽可能地多采自然之气,学会绽放的感觉,酝酿飞翔的欲望。年届四十,我明白的一点就是,生之为人,必定是要为枷锁所困,与其被逮进去,还不如打制一个相对轻松单纯的陷阱,让心灵的宽广去抵御逼仄的现实。然后坐井观天,做一个快乐的井底之蛙;或者就是,采自然之灵气,带着枷锁跳上一曲舞蹈。对于我经历的数十年的人生,我现在一直抱有欣然接受的态度,无论是好是坏,都将一饮而尽,就像喝下一杯自己酿造的酒。我想,我所抱有的那种安静、克制、有规则的生活方式实际上是一种顺生,而顺生才可以有着最大限度的自由。人是不可能有着翅膀的,但却可以拥有轻微飞翔的感觉,或者有着轻微绽放的感觉。这样的自然,终究让我明白了很多东西———我明白了宁静,也明白了自由,更明白了平等。这样的理念本质,一直都是来自于自然,来自于上天,但在更多的时候,被人们自以为是地遮掩了,扭曲了。就像我们生活的城市,一些东西远远遁去,一些东西东躲西藏,一些东西横行霸道……而另外一些东西堂而皇之,招摇着,粗鲁地掠过城市的灯红酒绿。

  牯牛降是神秘的,也是智慧的,大美无言,大言稀声。我就这样在牯牛降度过了两天,放松着,内省着,吐纳着……从牯牛降回来,我竟有了点轻微的眩晕。我知道这是因为我在这个春天里从牯牛降携回自然之气的缘故。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