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袁世凯为什么要当皇帝?  

2010-02-02 09:30:00|  分类: 文化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以来,我总试图根据袁世凯的言行,判断他的性格,也探究他的本质。

 

判断一个政治人物的性格和内心,从来就是有难度的。难度在于,在很大程度上,一个政治人物所作所为,很难断定是出于本心,还是出于权术。政治往往是个博弈的过程,是各种力量之间的斗争和妥协,这种斗争和妥协不是以某个人的善良或残忍为转移的。一个政治人物的所作所为,往往是出于利益,或者是为了赢得什么,才去做表面文章的,至于他的真实内心,跟自己的行为往往南辕北辙。尽管如此,在大量的行为中,还是可以暴露出一个人的真实思想和心理的,问题的核心在于去伪存真的判断。这对我们的要求就是,必须睁大眼睛,不被一些假象所迷惑,也不能否认表象后面的真实。这一点,对于研究和判断历史,是极其重要的。

 

1916年,梁启超帮助护国军声讨袁世凯时,曾经发表了一篇政论文章《袁世凯之解剖》——由希望而失望的梁启超,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态,对袁世凯进行了犀利的解剖。在梁启超看来,袁世凯有七大缺点,具体表现为:缺乏现代国家观念;骄慢自大,不能容人;以经验治国,凡事临时对付;法律观念薄弱;专制成癖;不能用正人君子及有用之才;功揽诸己,过推诸人,万事不负责任等。梁启超对袁世凯的评价,虽然稍显片面而绝对,但在总体上来说,还是中肯和贴切的。梁启超对袁世凯的定位,跟人们对袁世凯长期以来形成的印象基本吻合,那就是:这是一个功名心和权力欲非常强的人,就像当年的曹孟德;他最热衷和最喜好的,就是权力游戏;政治手腕异常娴熟,心狠手辣,培养党朋;不舍不弃,直至爬到权力的最高点。

 

但问题在于,袁世凯本来就是旧制度下的官僚,他所具有缺点和弱点,既是那个制度本身的缺点和弱点,也是那种文化本身的缺点和弱点。处在那种封建专制社会之中,受这样的文化熏陶的人,有哪一个,不具有这样的软肋呢?

 

一直以来,人们在探讨袁世凯恢复帝制运动时,有意无意忽略的一个根本点是:袁世凯的洪宪帝制,究竟是为了君主立宪,还是为了恢复封建专制?虽然君主立宪与君主专制同为拥有皇帝,但二者不能混为一谈,而是有着质的区别。君主专制是落后的封建方式,而君主立宪,却具有资产阶级民主的意义。只有搞清这一点,才能对袁世凯的洪宪运动作出正确判断。

 

从个人角度来分析,袁世凯在恢复帝制的运动中始终表现出犹豫和迟疑,说明他内心是有所顾忌的。如果袁世凯出于独裁目的,想独揽国家大权的话,他根本就不必去当那个皇帝。1914年以后的袁世凯,已经是权倾天下了。按照朱尔典等人的看法是,袁世凯当时的政治权力架构,已超过英皇、德皇,甚至比美国总统的权力都要大很多。袁世凯要成为君主立宪的君主,首先必须得拱手让出很大一部分权力,只成为国家的象征。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袁世凯还是要当皇帝呢?合理的解释只有两种:一是袁世凯在内心当中极其看重皇帝的名号——毕竟,皇帝是“九五之尊”啊!是人生的巅峰,是中国文化和传统的最高理想。每一个受传统中国文化影响的中国人,在内心深处,都有一个皇帝梦。就袁世凯而言,他当然有这样的梦,并且,比别人强烈的多。在这理想追求下,袁世凯要实现个人的最大价值,当然是当皇帝,成为民众的皇帝,成为一个现代的、仁慈的、公正的、开明的国君。并且,皇帝是世袭制,如果当上了皇帝,整个家族也会永垂不朽。二是袁世凯当皇帝的确有很大的无奈成分:一方面是举国上下一片要求他当皇帝,“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另一方面也是为中国政治寻找一种最适合的模式,为政权寻找表明合法性基础的象征符号。出于对“中国传统”的妥协,袁世凯最终决定挺身出任“虚君”,以满足各方面的需要。从总体上来看,袁世凯是有得也有失的。至于真实想法到底如何,恐怕只有袁世凯才清楚;或者说,连袁世凯自己也不清楚,怎么会走到这一步,他就像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推动着,恍惚之中,就像坐上了过山车,经历了人生之中的大起大伏。

 

应该说,洪宪帝制自始至终是在君主立宪的旗号下进行的,但就其机构而言,袁世凯所做的,似乎缺乏某种系统性——恢复皇权的同时,袁世凯所进行的以“三权分立”为特征的工作表现得并不充分,他只是在恢复皇帝,相关的立法机构和内阁并没有同时恢复。虽然从颁布的“新皇室规范”中可以看出某些对于皇权的监督机制和法律,比如:……自亲王以下至于宗室,犯法治罪与庶民一律;亲王、郡王可以为海陆军官,但不得组织政党,并担任重要政府官员;永废太监制度;凡皇室亲属不得经营商业,与庶民争利……这样的条例,对于皇权的限制,是比较接近于君主立宪制的,也与封建君主专制有本质的区别,但这样的条例,从一开始起,就不是旗帜鲜明的,它一直淹没在纷繁的条例之中,很难让人看出袁世凯的真实企图。袁世凯在这上面所表现出的模糊和优柔,应该是引起形势混乱的重要原因。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尽管袁世凯在君主立宪以及君主专制的概念上,表现出某种模糊性,但看得出来,袁世凯所想实行的,还是一个与以前的封建专制所不一样的制度。从袁世凯的所作所为来看,他还是想先为这个国家找一个皇帝,然后,再实行君主立宪,推行一个适合中国国情、自己操作起来相对容易的君主立宪制。这个君主立宪制度,也是袁世凯从中年之后,一直努力研究,并想付诸实施的。君主立宪之后的皇帝,是国家的象征,而不是以前封建专制掌握绝对权力的皇帝。这个皇帝虽然仍有很大的权力和荣誉,但总体上管理国家事务的,仍是内阁制度,是总理事务大臣。正因如此,袁世凯取年号为“洪宪”——也就是“弘扬宪法”的意思,“洪”是帝德之大,“宪”是民主宪政。当然,从袁世凯后期的思想来看,袁世凯关于君主立宪的构架一直迟迟未清楚确定,有可能是袁世凯故作聪明地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那就是,袁世凯想建立的君主立宪制国家,带有很大成分的专制性,就如同日本的君主立宪一样:虽然日常事务由内阁处理,但在重大事情上,在军队的统治上,天皇还是有重大的影响力和决断力,并且,在意识形态上,竭力推行忠君爱国的儒家道德……

 

看起来袁世凯似乎已把机关算尽,但聪明的他没有想到的是,真理往往只要继续往前半路,就变成了谬误。因为真理从来都是实践中得来的,而不是从理论上推测到的。当袁世凯小心翼翼地走向帝制宝座,以为万无一失时,命运根本就没依从他的想法,而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以出乎他意料的方式将他抛弃。而且,现在看起来,袁世凯为做皇帝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处心积虑,就像一个蓄谋已久的阴谋,正被巧妙地一步一步地实施,以致他身上长满了一万只口,也无法申辩。

摘自《晚清有个袁世凯》,赵焰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11月版,定价:28。00元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