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焰的博客

 
 
 

日志

 
 

这一些徽州的光阴故事  

2010-06-04 16:51:31|  分类: 相关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06月04日 - 赵焰 - 赵焰的博客

张东俊徽州系列之一

2010年06月04日 - 赵焰 - 赵焰的博客

 

张东俊徽州系列之二

2004年,正是我对徽州发生浓厚兴趣的时候,在一个热得几乎令人窒息的夏天,我跟张扬、东俊一起去了徽州,我们先是去了黟县、歙县,然后转道江西婺源。这一次的行走,让我们大快朵颐。我们看了很多以前没有去过的好地方,品尝到很多正宗的徽州土菜;除此之外,最让人难忘的,还是我们脱得光光在婺源彩虹桥下的河水中与当地孩童一起游泳。当然,收获最大的,是张东俊,他一刻不停地拍摄,将相机的几张卡拍得满满。这一次算是东俊系统地进入徽州吧,那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就像一只蜜蜂进入了金灿灿的油菜花地里一样。

 

在此之后,我们又一同去了好几次徽州,其中有一次,是沿着新安江的发源地,一直走到歙县深渡。两岸的风光无限,自然更让东俊收获颇多。我05年以后陆续出的《徽州三部曲》(《思想徽州》、《千年徽州梦》、《行走新安江》)中就选用了他不少图片,为我的书增色不少。不过从现在来看,东俊当时对于徽州的拍摄,显然还处在表面,整体图片显得直观而平实,虽然基本反映了徽州的面貌,但从内涵上来说,图片中传达的精神和意蕴,显然不足以表现徽州的博大精深。当然,这样的感觉,是我看了他关于徽州新图片得出来的结论。图片和文字一样,背后潜伏着的,是一种视角,这种视角,决不是单纯的技术成分,而是浸淫很多理解,必须隔着很多精神的重峦叠嶂来隔山打牛的。

 

从07年之后,我的兴趣转移,业余时间里开始了对晚清政治和文化的研究和探索。对于徽州,很多时候我已无暇顾及。但我知道东俊还时常去徽州转悠,时不时地去徽州拍点东西。闲暇之时,我也跟东俊谈过徽州的话题,我建议他拍摄一个系列的《徽州脸谱》。因为在我看来,一个人的面相总是承载着无数内容,它们具有某种神秘性,就如同生命的密码,诠释着一个人的前世今生,以及地方信息、爱恨情仇什么的。用镜头来观察和记载这种细微,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事。东俊听进去了我的话,慢慢地开始做了,每次他去徽州,总要带回一些“人物肖像”给我看。我知道,这一项关于徽州的原生态记录是一项漫长的马拉松赛跑,是一场“集腋成裘”的游戏。这种积累的过程,本身就意味着蓄势待发,凝聚着强大的气场力量。

 

这种预判果然就应验了——2009年底,当东俊拿着他的印象徽州系列向我展示时,我不由大声叫好。在我看来,东俊这一次才算是找到一条通向徽州的路径,一条只有自己才知晓的秘密通道。在某种程度上,它不是通过外部的观察而得到的,而是通过自己血液的簌簌低语而感受到的,它既是对徽州的悄然召唤,也是对自己内心的一种领略。在这样的方式中,徽州隐约了,徽州模糊了,徽州斑驳了,它成为一个流年碎影,更像一个记忆,一个传说,一个寓言,一个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意志、并且正在变得既模糊而又清晰的印象;或者,像一面铜镜一样,观照的是自己本身……总而言之的是,因为如此这般的私密通道,徽州,在他的镜头之中,不再是单薄而简单,而是变得复杂而捉摸不定,变得形散而神不散,因而呈现出时空的本质……这样的徽州,才是真正的徽州。

现在,这一组照片得以浮出水面,得以展示在读者面前。以真实的感觉来说,它不会让人震撼,也不会让人惊讶,但它却会让人浮想联翩,让人因为思索和挣脱,变得清洁而洞明。这一组图片,会让你置身于徽州之上、历史之上、白云之上,品味历史的沧海桑田,以及人世的捉摸不定。那是一场徽州的光阴故事,也是每一个人的一帘幽梦。

(此文应约为张东俊个人摄影展序言,张东俊个人摄影展时间:2010年6月19日,地点:合肥市久留米美术馆)

  评论这张
 
阅读(7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